邓颖超小banner.jpg
   中国青年网       青少年爱国主义网      血铸中华     民族魂      网上中国革命纪念馆
首页 >> 著作文章
红军不怕远征难

编辑:李羿    2014-07-04 14:23:21    来源:中国青年报

  1934年10月,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为了突破国民党反动派的围攻,实行战略转移,并且北上抗击日本侵略者,离开江西省南部和福建省西部的中央革命根据地,举行了震惊世界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在1935年10月,胜利到达陕西省北部的陕甘革命根据地。今年是中国工农红军胜利完成长征的三十周年。

  当时,在长江南北还有四个革命根据地的武装力量,汇集成另外两支红军队伍,也都先后撤离了原来的革命根据地,进行了长征,在1936年10月全部到达了陕西北部。我亲自参加的是第一方面军。这一支红军是由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和毛泽东同志直接领导的当时最强大的一支工农红军。

  那时候,一方面军共约十万多人。从福建的长汀和江西的瑞金等地出发,经过了福建、江西、广东、湖南、广西、贵州、四川、云南、西康、甘肃、陕西等十一省,历时整整一年。所经过的大部分是汉族地区,还经过苗、瑶、壮、彝、藏、回等少数民族地区。在这一年的长征中,我们所遭遇的情况是非常紧张艰险的,经历了许多严重困难的考验。当时的情况是:前有敌军拦阻,后有敌军追赶,头上常有飞机轰炸,脚下走的坎坷道路,还要通过天险要道,悬崖峭壁,雪山草地,部队日夜行军,忍饥忍渴,人疲马乏,还要和敌人作战。但是,任何困难都没有把我们难住吓倒,相反,我们是战胜困难向前进军的。

  边走边打,胜利前进

  在长征途中,我们要同国民党反动派的数十万军队,和一些地方军阀的军队连续不停的作战。我们边走边打,既要冲破前边拦路的敌人,还要击退后面的追兵。有一次,部队从湖南进入广西边界,我们正开始向越城岭(当地叫老山界)爬山的行军中。追赶的敌人已和我们后卫部队接触作战,我们在不断的枪炮声的威胁之下,翻越了一座三十里高的大山。又有一次,我们知道敌人要占领我们前进路上的一个市镇,大家拚命地赶路,要在敌人到达以前通过那个市镇。这时,敌人已从侧翼向我们的队伍袭击,枪声不断地打来,由稀到密,由远渐近,我们紧急地加速跑步才冲过这个市镇。我们的队尾刚刚出了市镇口,敌人的大队已经到达,同时敌机配合轰炸,我们在路上,一面防空,一面前进。又有一次,我们正在贵州省境内行军。一天下午,我们刚走到贵阳西南面离紫云县城不远的山脚下,大队人马正准备爬山,忽然飞来敌机数架,疯狂投弹扫射,有一些同志被炸伤炸死。敌机的疯狂行为,更加激怒了我们,增加了我们对反动派的仇恨。我们决心为牺牲的同志报仇,把悲愤化为力量,又复整队前进。

  在长征队伍到达贵州的时候,中国共产党于1935年1月,在遵义举行了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这次会议上,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全党的领导地位。从此以后,中央红军执行了毛泽东同志正确的军事路线,采取了高度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以英勇、神速和巧妙的行动,粉碎了数十万敌军的围追堵截。

  忍饥挨饿,斗志更坚

  长征中除了作战以外,最大的困难是粮食问题。当我们进入贵州少数民族地区时,筹购粮食很困难。一方面因为当地很贫瘠;另一方面,国民党反动派实行大汉族主义,歧视与压迫少数民族,地方军队又常常进行劫掠,因此,苗、瑶民族对汉人,特别对汉人的军队非常仇视;再加他们不了解共产党平等对待少数民族的政策,国民党反动派又造谣恐吓他们,所以在我们尚未到达以前,就家家跑光,躲到山上去了。他们把粮食也运走,就连做饭的锅,舂米的石碓都搬到山上去了。我们整日行军,在夜晚到达宿营地时,到处寻找粮食,仅能找到一些山芋和谷子。大家虽然很疲乏,仍旧鼓着劲,把谷子用木板或砖头压出来,然后用洗脸盆、小罐子分别煮饭充饥。我们吃着费了许多辛苦而煮成的饭,虽然不能完全吃饱,但是感到特别香甜。吃完以后,把用了的粮食估价折算的钱分别放在群众的家里。

  长征部队进入四川西北部以后,在松潘一带上下大鼓山地区,藏民也听了国民党反动派的谣言,他们也用类似贵州省内苗瑶人的办法对待我们。这时,正值青黄不接的季节,粮食的问题就更加困难。有时,简直找不到一颗粮食,我们就到田里采野菜吃;有时我们只有忍着饥饿或者吃一些未硝过的牛皮和死马的肉,或者打野猪、牦牛充饥。在松潘县的毛儿盖住了一些时候,什么都吃光了,遭受断粮的严重威胁。

  毛儿盖是当地藏族地区最大的一个村落,大概有三四百户人家。这里的青棵麦田很多,据说收一年的粮食,可供当地人民吃三年。这时青棵麦还未成熟,但红军为了活命,为了能继续奋斗,我们不得已决定割藏民的麦子。可是红军的纪律是不得到群众的同意,不能随便借东西的。于是我们想出一个办法,在田里插上个木牌子,上边写着割麦的数目,并且请他们拿着这牌子向我们后面的部队要钱,或作为将来向我们取钱的证据。正在这时候回来了十几个藏民,并有一个能通汉话的翻译。红军便把麦子的钱付给他们了。接着又向他们宣传共产党对少数民族的政策,渐渐地,藏民都陆续回来了。在我们离开这里的时候,许多藏民都依依不舍地来送行,有些藏民就参加了红军,随军北上。

  就在这个时期,我们还遇着没有油、盐和没有水喝的困难。没有油、盐吃,两腿发软,浑身乏力,有的人行军掉队,有的人生病,甚至死亡。但是,为了崇高的革命理想,我们忍受着一切,并不以为苦,而且用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在战胜这一切困难中,把我们的意志锻炼得更加坚强了。

  爬雪山,过草地,战胜天险,冲破难关

  红军长征,从我国的东南走到西北,沿途渡过了乌江、金沙江、大渡河的天险,爬过雪山,走过草地。一路风餐露宿、日晒雨淋,经过了酷热和严冬,经历着不同的多变的气候;雪山空气稀薄,气压低,使人呼吸困难。红军到贵州要渡过乌江,江面有三百米宽,水深流急,前锋红四团几次智勇偷渡试渡,终于渡过江去,消灭对岸敌人,赶架起浮桥,让大队渡过了乌江。在云南巧取金沙江,也曾经过极大的困难。一方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同志作先锋,带着队伍一天一夜赶了二百四十里路,赶到渡口,夺取了最后一只船渡过江去,把对岸守军完全消灭,搜获了七只小船,占领了渡口的南北两岸,分批把大队渡过江去。在我们完成渡江任务,敌人才追到南岸。他们只好隔江相望,什么也没有得到,只拣到红军丢下的几只破草鞋。从此以后,红军就完全摆脱了敌人阻拦追击,把他们远远地甩在后面。

  1935年6月,我们走到了一个最高的雪山——夹金山。夹金山在四川省临近西康省边境的懋功县境,山上终年积雪,积雪最深处有数尺深,山顶空气稀薄,从来很少有人从此走过。雪山,必须在每天下午四时前走过,上下六十里,不能中途停留,否则大风雪来了,就会冻死在山上。我们来到山上,越向上走气压越低,呼吸越困难。有些体弱患病的同志,一坐下来就起不来,或行走很慢,不能及时赶过山顶,就牺牲在雪山上。我们还爬过另一个较大的雪山,海拔四千多米,据当地老百姓讲上下约有六七十里山路。从山脚下到山顶,好象过了一年的四季。山脚下正是6月的炎夏;半山上看到奇花异草,俨如春天;再向上忽然天气潇飒,树叶枯落,已呈秋天景象;而再向上走,灰暗的天空,弥漫着寒雾和积雪,气候也就越冷了。但是奇寒和气压低,并没有威胁了英勇红军烈火般的心,浩浩荡荡的队伍都爬上了山顶。一过山顶,许多战士连走带滚,滑下山去,这座从来没有人到过的巍峨的雪山,终于被红军征服了。

  同年的8月下旬,开始了水草地行军,草地一望无垠,平坦碧绿,远处看去宛如天然的绿地毯,但非常荒凉,杳无人烟,笼罩着阴森的浓雾。走近时,草底下皆是浅水软泥,无路可行,只有踏着凸起的水草垛行进。草垛踏上去如海绵,走起来要踩准。一踩错了就会陷下去,有时陷入泥水深处,越陷越深,如有一人陷下去,别人去拉,就会一同被陷,有时一连串陷下好几个人。有的陷入过深,以至无法救出而死去。草地的气候变化无常,眼前是晴朗的天气,不一会天空就布满了乌云,接着就倾盆大雨。草地走了七天七夜,因为没有房子,完全露宿,不能煮饭,只有用随身带的干粮充饥。干粮只能俭省地吃,有人把粮食先吃完了,或者在行进中把粮食撒了,别的同志就发挥阶级友爱,把自己的省给别人吃。最后一天,看见人家养牲口的房子,我们都兴奋极了。

  中央红军越过草原以后,又经过了腊子口、六盘山两处天险,最后到达陕西北部,胜利地完成了长征,奠定了领导中国革命的新基地。

  长征中的女干部

  长征队伍中的女同志同男同志一样的坚定勇敢。一方面军随军长征的有三十名中央机关的女干部,她们参加革命都比较早,有的担负着一定的责任,是组织决定她们随军长征的。在长征途中,她们中间有些身体结实的,背着自己的行李和粮食,精神抖擞,一个劲儿地往前赶路,到了宿营地,有人就去向经过地区的群众进行政治宣传,也有人帮助招呼伤病员,或者帮助伙房工作,她们不怕困难,肯于吃苦,充分表现了革命者的坚强意志和乐观主义精神。三十人中间的康克清同志,是一直在部队担任政治工作的。她身穿戎装,脚穿草鞋,腰间配着短枪,完全和部队战士们一起行动。长征结束时,这三十名女干部,没有一个掉队,没有一个死亡,还是三十个人。如现任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全国妇女联合会主席蔡畅,妇女联合会副主席康克清,中央戏剧学院副院长李伯钊等同志,都是属于三十人中间的。长征期间,我正患着严重的肺病,沿途受到党组织的关怀和同志们很多的照料和帮助。我也同样地以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和顽强的意志和战士们、同志们相互鼓舞。有些人可能很难想象,一个患重病的人,竟然也能坚持到达了陕北。奇怪的是在一年长征的锻炼中,我的肺病竟不药而愈了。

  长征的深远影响

  中国工农红军伟大的长征,距离现在虽已三十年,但是回忆起当年的情景,还是历历在目,生动鲜明。不管如何凶恶的敌人,不管如何难渡的天险,不管如何艰苦的生活,这一支在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同志领导下的中国人民革命武装力量,凭着他们钢铁般的意志和为人民革命事业奋斗到底的决心,终于战胜了强大的敌人和一切难以想象的困难。

  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的胜利,向全中国和全世界说明,以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革命军队,是不可战胜的。红军长征的胜利,向全世界人民宣告,人民革命战争不论经过多少困难和挫折,由于它是为广大人民的利益服务的,因而一定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帝国主义和反动派无论如何挣扎,终将被人民击败。毛泽东同志讲到长征意义时,说:“长征是历史纪录上的第一次,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红军的长征,向全世界宣告,红军是中国人民的英雄儿女以革命的武装反对反革命的武装,是被压迫民族和被压迫人民争取解放的正确道路。

  《中国青年报》1965年10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