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中国共青团网   文化中国   新闻   评论   图片   道德    时尚   百科   娱乐   动漫   情感    校园   中青影视   完美公益   美食  旅游   教育   科技
 
  民  族  魂    血铸中华    深度访谈    图片头条    最新报道    重点关注    评论研究    纪念活动    革命英烈
  莫忘国耻    回忆怀念     爱国百科    红色影视    红色记忆    红色典藏    历史资料    历史文物    诗      歌
  小      说     散       文     传       记    爱国游戏    红色旅游    爱国播客    献花留言    专题推荐    网上展览馆
  历史老照片    历史事件纪念馆    历史人物纪念馆    爱国知识竞赛    爱国博客论坛
  中国青年网    中国未成年人专属网    青少年爱国主义网    民族魂    血铸中华    网上中国革命纪念馆    
您所在的位置: 青少年爱国主义 > 小说

《烈火金刚》第一回


欢迎订阅手机青年报,移动用户发送qnb到10658000,每天资费不到一角钱。
http://www.youth.cn   2013-10-30 23:10:47 中国青年网
幽默高手毛泽东
· 井冈山上起风云
· 中原突围强渡丹江
· 精小战术勇破敌
· 携手共谱抗震歌
· 陶勇活用“七擒七纵”
· 《李宗仁归来》
· 中国的世界遗产
· 沙家浜看中国红色旅游
· “红色村”的红未来
· 毛泽东与游击战
· 揭秘建国最大的黄金失窃案
· 宋美龄求职生涯频繁"跳槽"
国之瑰宝宋庆龄

  第一回 史更新死而复生 赵连荣舍身成仁

       当“五一”反“扫荡”打得最紧张最激烈的时候,在滹沱河的下游桥头镇上,发生了一次地裂山崩的战斗。天上是飞机,地下是大炮坦克车,把整个镇子里里外外围了个风雨不透。杀声、喊声、枪声、炮声响成了一锅,从拂晓打到黄昏,从黄昏又打到天明,直打得硝烟漫地,火光冲天。可是打着打着,忽然间枪炮不响了,飞机也不来了,好象是停止了战斗。在麦子地里藏着的人们都觉着奇怪,谁也闹不清是怎么回事,眼巴巴地望着镇子里冲天的大火,明明知道是烧自己的房子,也不敢回家抢救。离镇子近一点儿的人们,连身子也不敢站起来,一个一个的在麦垄里蹲着坐着,还有的趴着,使劲地拔着脖子,一声不响,大气不出,直瞪着眼睛看着街口。正在这个劲头儿上,冷古丁的站起一个人来。

  这人看样子约摸有六十多岁,满脑袋花白的头发,下巴底下长着一绺山羊胡子,高身材,长瘦脸,两只眼睛象是有些不带劲,未曾看事儿,先要用手指头揉一揉擦一擦。他的胳肢窝里夹着一根榆木锹把,有一把多粗,有齐胸口那么高,这就是他的武器。这个老汉向镇子里望了望,听了听,禁不住心神慌乱了,只见他把锹把往右手里一提,猫下腰,呼呼呼呼顺着麦垄就往前跑。跑出麦子地去,他脚步没有停就又哗啦哗啦的进了高粱地。这时候的小高粱,长得还没有麦子高,他得把腰弯得更低,可是他的脚步也更加紧了。出了高粱地,离镇子已经不远,他跳下道沟,拚命地往街口跑去。这人到底是谁呢?正是赵连荣。

  赵连荣这个老头子,为什么象疯了似地往镇子里跑呢?其中有个缘故:这场战斗就是他的儿子赵保中领着人和鬼子打的。

  赵保中是个老红军战士,现在是八路军冀中军区主力兵团的一个营长,他带着三个连的兵力,从反“扫荡”以来,就连天连夜地跟敌人周旋着。多少个昼夜他们没有能够睡觉,没有得到过休息,也没有吃上过一回痛快饭,本来就疲劳得够呛了,可是当他们向外线转移的时候,又在桥头镇被两千多名日本军队给包围住,这才造成了这次惊人的突围战。

  诸位:三个连的八路军只不过是三百多人,要跟两千多日本兵比起来,不要说兵力相差几倍以上,就拿武器来说,也比人家差得远哪?八路军的营连里边,主要的武器就是步枪、刺刀、手榴弹,机关枪是很少的。日本兵可有的是坦克、大炮、机关枪,更不要说他们还有飞机、有毒瓦斯哩!再说,赵保中他们的弹药已经剩得不多。叫谁说这三个连也是九死一生,万分危险哪!在这种情形之下,赵连荣怎么能不提心吊胆、情急神慌呢?

  赵连荣一口气跑到了街外的场边。他看见场里模模糊糊的一大片,这是些什么东西呢?他用手指头揉了揉眼睛,走到跟前儿这么一看:哎呀,满地都是死尸!他的心立时就咚咚咚地敲起鼓来了。他又仔细这么一瞧,哎哟!这些死尸个个都没有脑袋。老头子明白了:噢!这些都是日本兵的尸体。

  因为他知道,到中国来的日本兵,在最初的时候,被打死以后,都是装到麻袋里,用汽车运走,这样好掩盖群众的耳目。

  可是后来他们越死越多,用麻袋装尸体装不完了,这才改变了办法——把脑袋切下来,装到麻袋里运走。赵连荣又看了看,这些没有脑袋的尸体,穿的都是黄军装,大皮鞋,每个尸体的旁边,还都有一顶钢盔。没有疑问,准都是日本兵的尸体。一定是敌人往街里冲的时候,叫俺保中他们给揍死的。

  他狠狠地“啐!啐!”

  啐了两口唾沫。又一想:俺保中他们怎么着了?敌人死了这么多,他们的伤亡还小的了吗!想到这儿,他又急忙往街里跑。

  赵连荣刚走进街口,就又看见一堆尸首。哎呀,这可都是我们的八路军!立时刻儿就把个老头子给吓呆了:“保中啊!

  同志们啊!你们叫我老头子还怎么活下去哟!”他这几句话,不象说出来的,简直就是哭出来的。他以为赵保中这一个营都牺牲了。你看他:眼里流着泪水,颤抖着两只老手,一个一个地扒拉着,找他的儿子赵保中。

  他找来找去,找了两个过儿,看看都挺面熟,好象都认识,可就是连一个名字也叫不上来,更找不见他的赵保中。他很纳闷儿,心里话:想是俺保中没有死?于是他把这些尸首点了点数,一共是三十一个。他这才清醒起来:“呃,保中他们一定是冲出去了。咱八路军多会儿也没有叫敌人全部消灭过。”他这两句话刚刚说完,正想走回家去看看,猛然间,尸首里边站起一个人来。

  “啊!”这一家伙,把个老头子给吓得倒退了三步。

  赵连荣使劲儿揉了揉眼,仔细这么一看:喝!好大的个头儿,足有一冒手高,赵连荣要看他,都得仰着脖儿。只见他膀扇儿有门扇这么宽,胳膊有小檩条儿那么粗,四方脸盘儿又红又黑,两只眼睛又圆又大。浓眉毛,高颧骨,高鼻梁,宽下巴,看样子也就是二十七八岁,可是长了有半寸多长的稀稀拉拉的连鬓胡髭。

  他满脸都是灰尘,就象刚打砖窑里钻出来一样。在他的左眼窝儿下边有一个小洞,一条紫红的血线从里边流出来,顺着鼻窝儿流到嘴角儿,又流到脖子下头去。身上的衣服满是血浆泥土,已经看不清他穿的军装是什么颜色了。他手里没了武器,紧紧地攥着两只象油锤一般大小的拳头,怒目横眉,咬牙切齿,全身都带着杀气。他笔直地站着,动也不动,活象个铁打的金刚。老头子心里想:这是个人哪还是个什么?

  莫非我眼离了吗?可这明明是个人啊!

  可人死了怎么还能站起来呢?

  赵连荣正在心神疑惧的时候,就听站起来的这个人说话了:“老大伯,别害怕。我没有死,我还活着。我受了伤,渴得要命。”赵连荣一听他说话,这才把疑心定下来,又听着他这声音耳熟,只是想不起是谁。于是他往前凑了两步:“怎么,你还没死?你是谁?为什么在死人堆里藏着?”他这一问,那人往前挪动了挪动:“老大伯,我真没有死,这不是我还会走道会说话吗?你看看:

  还认得我不?我叫史更新,我就是在你儿子赵保中领导下的史排长,我跟着赵营长来看过你老人家,我在你那上房屋西头住过。不是有一天,我帮你铡草,还替你磨过铡刀吗?”

  赵连荣一听这话,心里全明白了,赶紧又上前凑了几步,使劲地睁着老眼瞅了瞅:“你是史排长,大伙儿都跟你叫史大个儿。”史更新点点头:“是啊。”“怎么我看着你不象啊?”

  “这你老人家还用问吗?这些日子就象过了多少年哪!别说是见了我,就是跟赵营长见了面,恐怕你也认不清了。”赵连荣一想:“对呀。可是你知道保中他们怎么样了?”

  史更新本来不愿意再多说话,但是赵连荣这么一问,他不得不把情况告诉给他,这才说道:“赵营长带着队伍已经冲过河去了,过了河就算是脱离了敌人的'铁壁合围'圈儿。你老人家放心吧,他们这就要过京汉铁路到太行山里头去了,那里是咱们的巩固根据地,晋察冀军区司令部、边区政府都在那里。他们到了那边,整顿整顿、准备准备,还要打回来。”

  赵连荣听到这儿,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扑通”一声这才落了地。老头儿一高兴,他的话可就又来了:“不是说咱们的聂司令就在那里吗?他一定得派队伍打过来。可是,你怎么不跟保中他们一块儿冲过河去呢?”“因为敌人太多,咱们的兵力太小。俺们这才决定迷惑敌人——我带着一个排在这儿作假突围,把敌人的兵力吸引过来,赵营长他们才能冲过河去。要不是这样,就得全军覆没!我们这个排本来都决心牺牲在这儿,没有想到,我被打死之后,又还醒过来了。因为弄不清敌情,没有敢动,刚才看着是你老人家,我这才敢站起来。大伯,咱别在这儿多说话了,恐怕敌人还要来,你快点把我领到别处去,我歇一会儿,你给我烧点水喝,我好去追赶队伍。”

  赵连荣一听史更新还要追队伍去,不由得就吸了一口气:

  “哎呀!你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要追队伍?”“不,老大伯,只要我死不了,我就要追队伍。”赵连荣上前一看他这伤:脑袋上被打了一枪,这一枪,是从左眼窝儿下头打进出,从后脑勺子下边出来的。看了之后,连说:“不行啊!不行啊!你走不了。”他可不知道史更新这人意志坚决:“大伯,我觉着不要紧,脑袋上这一枪,并没有伤着脑子,这是六五子弹,弹丸小,要是七九子弹,可就完了。你放心,我相信我死不了,我不会走不动。”赵连荣听着可还是摇头:“现在到处都有敌人,你一个人又没有武器了,我看……”史更新没有等他把话说完,就微微一笑:

  “大伯,我不会被敌人打死,别的不用说了。”赵连荣一看,史更新这么坚决,知道再说也没有用:

  “好吧,既然这样,那就快走,到我家去,烧水做饭还方便,吃了喝了,把你这伤好好地包扎包扎,你就赶快去追队伍。可是我背不动你,我扶着你走吧。”史更新说:“用不着扶,我能走。”说着俩人就往家里走。

  史更新心里着急,恨不能一步走进家去,他的路又熟,不知不觉就走到赵连荣的前头。赵连荣一看他这股子劲头儿,心里话:真是好样的!受了这么重的伤,走起路来还这么有劲儿,气势还这样的勇猛。他在后边跟着,止不住的点头称赞:

  好小伙子,真行!这样的战士,鬼子兵八个绑到一块儿也比不了他。

  说话之间,俩人进了家门。到了院里一看:可不好了!三间正房和两陪房都烧塌了架,火头虽然熄灭,可是死火还在着,烧得什么东西还吱吱的直响。院子里还有一个深坑,看得出这是炸弹炸的。一所整整齐齐的院落,连炸带烧,弄得破烂不堪,只有西南角上剩下了半间厕所,一间牛棚。史更新一看这个情景,不由得又是一阵难过。他发着狠地咬了一咬牙。这一咬牙可不要紧,就感着伤口火辣辣的酸疼,疼得钻心,眼睛流泪,豆大的汗珠子从额头上滚落下来,两腿一软就倒在地下。

  这时候的赵连荣怎么样了呢?他没有注意史更新。因为他一进家门,心里就又气又恨。他的脸色变成了铁青,浑身发抖,使劲睁着两只老眼,看看这也完了,那也毁了,这个祖祖辈辈的老家,被糟蹋成了这个样子,真是心如刀搅,呆若木鸡!呆了好久,他把大腿一拍,“咳!”使劲地咳了一声,这才吐出一口怒气。只见他捶着胸膛,跺着双脚,大声喊着:

  “保中啊,这个仇你可要报啊!……”这工夫史更新在地下躺着哼了一声。老头子这才回过头来,一看,知道他是因受伤过重,再加上又饥又渴,才跌倒在地。他慌忙上前把他扶了起来。房子全烧光了,只剩下厕所和牛棚没有烧,这可让他到哪儿去休息呢?只好把史更新扶进了牛棚,让他躺在草上休息。

  赵连荣回身出来,想要给史更新弄吃弄喝。做饭是没有办法了,想法给他烧点儿水吧,可是铁锅已经炸碎了;水瓮也炸得光剩了个底儿,里边只有一点水,还掉进去了许多灰土。咳!没有别的办法,他在地下拾起一块破锅片子来,放在火上,把水瓮底子上那点泥汤子倒进去,就这样烧起来了。

  这时候老头子已经顾不得别的,他在旁边一蹲,直瞪着眼看着,恨不能一时把水烧开,赶快给史更新喝了,好让他去追赶队伍,替他杀敌雪恨。好不容易才把水烧开了,他用衣裳袖子捂着,把水端进了牛棚,又想起自己腰里还带着两个剩窝头,急忙掏出来,掰碎了,在水里一泡,放在史更新的面前:“史排长,对不起你啊!你将就着吃了吧。”史更新知道赵连荣的脾气,他叫你吃你就得吃,所以一句客气话也没说,他就连吃带喝吃起来了。

  史更新因为受了伤,吃喝自然是挺费劲。赵连荣一看他这个情形,就又问他:

  “史排长,你觉着怎么样?还能走吗?

  要是不能走,我就扶着你先到外边麦子地里藏一藏,然后再想办法。”史更新说:

  “不用,别看我的伤重,我心里挺明白,把这点东西吃了,我就去追赶队伍。我告诉你,大伯!这一次的反'扫荡'跟过去不同,上级早就指示了,是长期的,是最艰苦的,敌人一定要把这个镇子作为长占的据点儿,你老人家应该早作打算。不过,几个月以后我们就打回来,咱们这是有计划地撤退,还要有计划地把敌人赶走。”赵连荣一听这话,心里可发起愁来了……。

  说话之间,史更新就把这点东西吃完了。可是他倒觉着浑身无力,伤口疼痛,脑袋发沉,眼睛也懒得睁,连话也不愿多说了。这是怎么回事呢?赵连荣明白:受伤过重和劳累过了火以后,就会发生这种现象,让他睡点觉才好。正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外边不远的地方“乓勾儿”响了一枪。史更新一听是“三八式”步枪响,知道是敌人又来了。就觉着浑身一紧,腾的一下子站起来就要往外走。他又一想:这时候往外走不行啊!可是又怕敌人来搜查,连累了赵连荣。于是就说:“老大伯,敌人来了,你赶快躲出去。”赵连荣说:“我躲出去,你怎么办?”

  史更新说:“我就在这儿藏着,他不来拉倒,来了再说。”赵连荣一听就说:“这怎么行呢?我老头子能这么办事吗?要走咱一块儿走,要死咱也死在一块儿。”

  史更新又问:“要走往哪里去呢?”赵连荣说:“钻过'通墙'上西邻。”史更新又说:“西邻也不保险哪,咱知道敌人往哪儿去呢?”

  说话之间,又听见更近的地方“乓乓”连响了两声盒子炮,紧接着有人咕咚咕咚跑的声音,又有人追着喊:“站住!

  站住!再跑打死你!”

  接着又是一连好几枪。在枪声中间,“咭哩哇啦”的有日本人在说话。很明显,这是敌人来到近前了。史更新一听着了急:“大伯,你赶快躲到别处去吧,别管我了。”说着,他就往外推赵连荣。赵连荣说什么也不肯离开。

  史更新真急了:“大伯啊,咱可是一家人哪!用不着说别的,咱们应该聪明点——能逃就逃,能走就走,你甭管我,我有办法对付他们。”赵连荣也着急地说:“无论如何也不能这么办,你依着我,赶快钻到草里头去。他们要是来了,叫他看看这个家糟蹋成了这个样,他还搜查什么?”史更新还想再说话,可是一看老头子真有倔强劲儿,又觉着情况不允许迟疑了,这才依了他。还没有等史更新自己动作,赵连荣就连推带搡,把史更新推到了草堆里头,外面又用草把他盖起来,他就一动不动了。

  赵连荣走出了牛棚,想仔细地听一听外面的动静。他刚一出来,就听大门外边有脚步声,他知道是敌人来到了。刚想回身再躲避起来,早就有一个特务领着一个日本兵闯进了院里来。

  进院里来的这个特务年纪不大,身子不高,长得猴头猴脑,手里提着一支合子炮,进来就用枪指着赵连荣尖声尖气地喊:“站住!哪儿跑?再跑就撂死你!”后边跟着的那个日本兵,两手端着“三八式”步枪,带着明晃晃的刺刀。他咧着嘴,瞪着眼,凶狠得就象个恶鬼。他用半通不通的中国话问着:“你的,什么的干活?老头子,哼?”赵连荣知道走不脱了,竭力沉着镇静:

  “我是老百姓,房子都给烧了,还不许家来看看吗?”他的话刚说完,这个特务窜上来,“啪!啪!”

  就打了老头子两个嘴巴:“你当我不知道你是抗属?你的儿子叫赵保中,他是八路军的营长。你说是不是?”这两个嘴巴,打得赵连荣心里火烧火燎的难受,他真想还给他两巴掌,可是想了想,他忍耐住了,使劲地压着怒气:“先生,你认错了。”

  编辑: 刘畅 来源: 解放日报
返回首页>>>
 
 
献花 点烛 上香 挽联 哀歌 祭酒 植纪念树 留言
相关资讯  
· 反对日寇侵略与中国妇女
· 目前局势与妇女工作
微博祭英烈-共铸中华魂.jpg
红色旅游   历史记忆  
苏蒙联军烈士纪念塔.jpg
苏蒙联军烈士纪念塔
唐县白求恩柯棣华纪念馆.jpg
唐县白求恩柯棣华纪念馆
走进邓恩铭故居.jpg
走进邓恩铭故居
八路军太行纪念馆.jpg
八路军太行纪念馆
刘少奇故里——花明楼.jpg
刘少奇故里——花明楼
革命圣地西柏坡.jpg
革命圣地西柏坡
红色沙家浜.jpg
红色沙家浜
王若飞故居.jpg
王若飞故居
回忆怀念   纪念活动  
· 张作霖题字警告日本官 意在"寸土不让"
· 大师嗜好:梁启超爱打麻将 胡适好当月老
· 抗日军队战火中聂荣臻送还日本孤儿
· 叶于良:富家子弟18岁开枪“锄奸”
· 西南联大学子忆抗战:趟着日本人死尸过河
· 焦裕禄惟一遗物:在大连工作时买的一块表
· 沈从文曾卖字助友:最少10万元1张
· 我的弟弟"小萝卜头":曾为地下党报做贡献
· 纪念任弼时诞辰110周年
· 百色起义:纪念日的记忆
· 纪念徐向前诞辰110周年
· 纪念王恩茂诞辰100周年
· 纪念罗荣桓书画笔会
· 纪念马本斋诞辰110周年
· 纪念周小舟诞辰100周年
· 纪念霍俊高诞辰100周年
人物纪念馆  
刘华清纪念馆
董存瑞纪念馆
卓琳纪念馆
方志敏纪念馆
吕正操纪念馆.jpg
吕正操纪念馆
李克农纪念馆.jpg
李克农纪念馆
许世友纪念馆.jpg
许世友纪念馆
邓颖超纪念馆.jpg
邓颖超纪念馆
红色典藏  
人民利益高于一切.jpg
人民利益高于一切
《人民利益高于一切》.jpg
伟人的信仰是人民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雷锋.jpg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雷锋
难忘的红领章.jpg
《难忘的红领章》
我的山河.jpg
《我的河山》
版权声明  
1. 除中国青年网注明之服务条款外,其他一切因使用youth.cn或cycnet.com或gqt.org.cn而引起的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因下载而感染电脑病毒),中国青年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2. 任何透过youth.cn或cycnet.com或gqt.org.cn网页连接而得到的资讯、产品及服务,中国青年网概不负责,也不负任何法律责任。youth.cn或cycnet.com或gqt.org.cn内所有内容并不反映任何中国青年网的意见。
3. 本站注明“来源:×× ”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信息共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4. 本站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青年网,未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本站授权使用作品的,授权范围内使用。
5. 在本站页面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文责自负。
6. 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发稿之日起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逾期恕不受理。
最新报道   评论研究   专题推荐  
热点图片   视频访谈  
红色旋律   爱国百科  
事件纪念馆   网上展览馆  
革命散文   革命小说   革命传记  
爱国论坛   爱国播客  
专题推荐  
纪念英雄罗阳.jpg
钓鱼岛.jpg
九一八三级页面.jpg
学党史-党史知识大讲堂.jpg
党史知识大讲堂
七七事变.jpg
七七事变75周年
· 纪念“八·一三”淞沪抗战
· 八一南昌起义爆发85周年
· 北京特大暴雨罹难人员
· 草根英雄传爱心
· 七七事变七十五周年
· 庆祝香港回归15周年
· 忆“知青”岁月
· 盘点中国的女科学家
· 那些让我们感动的青春
· 微博祭英烈 共铸中华魂
· 专家解读雷锋精神
· 陈独秀逝世70周年纪念
· 纪念胡适逝世50周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证0507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