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中国共青团网   文化中国   新闻   评论   图片   道德    时尚   百科   娱乐   动漫   情感    校园   中青影视   完美公益   美食  旅游   教育   科技
 
  民  族  魂    血铸中华    深度访谈    图片头条    最新报道    重点关注    评论研究    纪念活动    革命英烈
  莫忘国耻    回忆怀念     爱国百科    红色影视    红色记忆    红色典藏    历史资料    历史文物    诗      歌
  小      说     散       文     传       记    爱国游戏    红色旅游    爱国播客    献花留言    专题推荐    网上展览馆
  历史老照片    历史事件纪念馆    历史人物纪念馆    爱国知识竞赛    爱国博客论坛
  中国青年网    中国未成年人专属网    青少年爱国主义网    民族魂    血铸中华    网上中国革命纪念馆    
您所在的位置: 青少年爱国主义 > 小说

《烈火金刚》第三回


欢迎订阅手机青年报,移动用户发送qnb到10658000,每天资费不到一角钱。
http://www.youth.cn   2013-10-30 23:10:47 中国青年网
幽默高手毛泽东
· 井冈山上起风云
· 中原突围强渡丹江
· 精小战术勇破敌
· 携手共谱抗震歌
· 陶勇活用“七擒七纵”
· 《李宗仁归来》
· 中国的世界遗产
· 沙家浜看中国红色旅游
· “红色村”的红未来
· 毛泽东与游击战
· 揭秘建国最大的黄金失窃案
· 宋美龄求职生涯频繁"跳槽"
国之瑰宝宋庆龄

  第三回 史更新一弹突围 独眼龙两次逃命

       还接着碴儿说:毛利大队长,给他的长官打电报,报告他发现的这一新情况,要求火速派兵增援。

  他的长官究竟是谁呢?

  这就是人人痛恨的猫眼司令。

  提起猫眼司令来,这一带的老百姓对他真是恨之入骨!这个家伙今年六十多岁,瘦长个子,骷髅脑袋,留着板刷式的黄胡髭,两个黄眼珠子挺大。传说他夜间看事和白日看事一样,他的眼珠子跟猫的眼珠子一样——按照子午卯酉起变化。

  这只是传说,不过他这一对眼睛真象猫眼的样子,所以群众都叫他猫眼司令。

  这位猫眼司令是日本皇军的一个少将,曾在陆军大学毕业,参加侵略战争真是大有年矣,更不用问他在中国杀了多少人了!这次在冀中实行“三光”政策他是最坚决的一个。他是进攻滹沱河的指挥官。怎么说他是进攻滹沱河的指挥官呢?

  这是因为:在这次战役中,日本军队的兵力是从四面八方围攻冀中这块大平原的。

  哪四面呢?从保定、北京到天津,这是北面;从天津到德州,这是东面;从德州到石家庄,这是南面;从石家庄到保定,这是西面。这八方是:北京、天津、沧县、德州、石家庄、定县、保定、涿州。日本军阀是从这八个方面派出重兵,把住了京汉铁路、津浦铁路、石德公路,疯狂地进攻滹沱河、子牙河、潴龙河,还有大清河。他们是想把冀中抗日根据地,划分成几块儿,消灭抗日的武装力量。

  猫眼司令是滹沱河沿岸的总指挥官,凡是这一带地区的日伪军,统一归他指挥调动。他和毛驴大队长,本来中间还隔着联队长。前边已经交代过:发现了新的情况可以越级上报。所以毛驴太君的电报才打给他。这样做,是为了要实现他们的快速作战的战术。不过他接到电报之后,并没有立刻派兵,因为他由于望风捕影而扑空的时候太多,受的损失太重!他似乎是要接受经验教训,所以对这一次的情况他有些怀疑,他估计着在这个时间内,桥头镇不可能还有大批的八路军。于是给他的毛利大队长回电报:要他把情况侦察确实,详细报告。毛驴太君不得不照令而行,于是又派了一些特务、伪军、日本兵,在镇子里挨门挨户地进行便衣打探、武装侦察。这一来,当然史更新还得被发现。

  史更新现在怎么样了呢?他自从战败了猪头小队长,又摆脱了追来的敌人之后,就觉得自己暴露得十分明显,敌人绝不会把他放松,看看太阳刚刚过晌,以为自己还很危险,他就不停地串“通墙”,想找个严密地方藏起来,藏到天黑就可以摸出去。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是看看这儿也不严密,那儿也不保险,可是这工夫听不见敌人有什么动静,他心里想:

  这是怎么一回事?敌人走了吗?绝不能够啊!哼,他们准是闹不清情况,也许他们认为这里还有许多的八路军哩!真是这样的话,他们一定还要调兵来。好,来吧,来的越多越热闹,来的越多我越好往外走。不过自己疲劳得真够呛了,饿得也不行了,得想法找点儿吃喝。于是他又钻进一个小院,一看,大门开看,院里只有三间土房,窗户纸都破了,他刚要走进屋去,这时外面又有枪响,好象很多人向这儿走来。史更新一听就又着了急,正转身要走,忽然从屋里窜出一个人来,一看这人面熟,原来是在十年前就认识的周老华。没有容得史更新说话,他一把拉住史更新的胳膊:“同志,快进屋藏起来。”史更新没有来得及多考虑,跟老华进了屋,看见在炕上躺着一个老人,靠墙放着一个大躺柜,老华把柜掀开,连推带搡让史更新进去。

  史更新知道外面敌人很多,自己疲劳得快顶不住了,所以就藏到了柜里。周老华刚把柜盖好,这时候有三个伪军进了院,他急忙走出屋门,迎头对伪军们说道:“哎呀!你们早来一会就好啦!刚才有两个受伤的八路钻'通墙'往北去了。”

  伪军一听就说:“走,你领着我们去找。”

  话没有说完,拉着老华就走了。

  周老华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原来他在本镇上德顺饭馆当伙计,这个饭馆最初是伪警备队长高凤岐的,后来被抗日政府没收,几年来这个镇子就是八路军和敌人夺过来夺过去,饭馆一直存在着,老华也一直当着伙计,八路军拿他作了地下关系;敌人也拿他作了密探,可是他给八路军作事是真的,给敌人干就是假的。八路军为了让敌人相信他,所以常常主动地让他去报告给敌人一些真实情况,当然结果还是敌人上当。

  伪军们对他很熟,所以就相信了他的话。他领着伪军上哪儿去了?暂且不说。

  再说史更新:他怕敌人再来搜他,所以呆得工夫不大他就从柜里又出来了。他认得炕上的人是老华的父亲,这人的病是半身不遂,也不能说话,见他出来就用手指了指炕上的茶壶和房顶吊着的篮子,意思是让史更新喝水吃东西。史更新提过茶壶来一摸,里边有多半壶温水,高兴得他差点把心跳出来。于是他嘴对着壶嘴一口气就喝干了。他又伸手把篮子摘下来,一看里边有七个棒子面的大饼子,他抄起一个来就吃。哎呀!一咬饼子伤口就疼。疼也得吃啊,还得快吃。他一面吃着一面注意外边的动静,不大一会儿就吃下去了两个,这一回差不多算是饱了。听着外面没有什么动静,他因为不知道周老华的底细,害怕伪军们逼着他找人,找不着再回来一搜可就都危险!不行,还是得走出去争取主动。于是,他又在怀里揣上了两个大饼子,一摸兜里还有一块钱,悄悄放在篮子里头,对着炕上的老人说了声“大伯啊!你救了我,我要多杀敌人报答你老人家。”老头听着点了点头,还把手向外一指,让他快点逃跑。

  史更新提起枪来就往外走。往哪儿去呢?向着没有动静的地方钻吧,他又串起“通墙”来。

  不大一会儿,他进了一个大院子,一看:啊!这是德兴涌烧锅,史更新十几岁的时候在这儿当磨工,当然熟悉了。这个院子是前后三进,左右两门,大门开着,院子里破烂不堪,房子虽然没有起火,可是被炮弹炸了个乱七八糟,只有靠左边的一排粮仓还没有塌倒,于是他登着破墙,上了房顶。这是平顶砖房。房顶的四周都有大腿高的花墙,就象城墙上的垛口差不多。史更新上房一看:镇子里一处一处的烟火还挺大,阻挡着四外的视野,可是透过烟尘的薄层,还可以影影绰绰的看到周围的景象:看见滹沱河里的半槽水从西南往东北滚滚地流去,太阳照得波浪闪动着金光。在一个河湾处,有两只被炸沉了的木船还露着桅杆,露着船头;河堤上的一行弯弯曲曲的柳树在轻轻地摇晃;河的两边,遍地都是金黄色的小麦和葱绿色的高粱,随着南风一齐一伏,看也看不到边儿。啊!我的家乡,我的大平原啊!怎能让那些禽兽任意践踏!也不知道为什么,平时他并不大注意这些,单单到了这个时候,他感到家乡是这样可爱。可是他又看到,一处一处的村庄都冒着冲天的烟火,他就象刀子搅心一般!近看:北街口的高地上不断有人来往,象是敌人在部署兵力;回头又见到大桥的两旁尘土飞腾,不用问,也是敌人在活动;东西两边都有骑马骑车的行走,那一定是敌人的通讯兵。他知道这都是为他布置的。好兔崽子,真坚决啊!看看谁坚决吧!要赶不跑你们除非是把我们杀绝!

  史更新想到这里,把他自己的一切都忘了,浑身都觉得有劲儿,连身上的汗毛都象立起来一样,看了看快要接近黄昏,他忍不住了,检点了检点枪支子弹,又沿着破墙走下房来,想要串“通墙”往镇子的边缘移动,等天一黑下来就摸出去。他还没有离开破墙,就听见旁边院里有动静,他马上蹲在破墙的下边,静静地观察。果然,一个人从“通墙”的洞口露出了头来,史更新一看,就把身子缩得更低,光露着半个脑袋看他。这时候“通墙”洞口钻过来的那个脑袋,两面甩达了甩达,把整个身子就钻过来了。史更新一看,进来的这个人有三十多岁,穿着一身黑色的“软梢儿”,歪戴着一顶小礼帽儿,鼻梁上架着一副墨晶眼镜,一只右手插到腰里去,显然是藏着手枪。

  他惊惊乍乍地向着史更新这边走来,走得近了一点看他就更清楚了:他的嘴和鼻子都有点儿歪斜。史更新一想:他不是侯俊杰吗?对,是他,这是我从小的仇人来了!啊,这个院子是他老丈人家的,这个小子从小儿就坏得不拉人屎儿,现在他干什么呢?弄不清,看这个来头,不是个便衣特务也是伪军化装。跟他面对面地碰上可怎么处理呢?开枪打死他?准得把敌人引来,追过去挑了他?一追他能不跑吗?他一跑,我又得暴露了;趁早儿,我躲开他。刚一转身又想到:我躲他干什么呢?等他来到跟前,我活捉了他不好吗?我正弄不清外边的敌情,要把他捉住,了解了情况,我不是更好突围了吗?对,就这么办。想到这儿,史更新就把脚底下的碎砖用脚拨拉了拨拉,把枪又往回里抽了抽,恐怕被他看见发亮的刺刀,可是没有想到:他这样一转动就被侯俊杰发现了。

  侯俊杰悸冷一下子,两腿站住,嗤楞把盒子炮掏出来了,大声地问道:“什么人?别动!”可是他也站着没有动。原来他已经看见了史更新的刺刀,也看见了史更新的脑袋,他也怕往回里跑被对方开枪打死,所以他才一动不动地举着枪大声逼问。史更新一看:

  这个事儿又不好办了,打不能打,跑不能跑,不答话,他还得大声地喊叫,答话吧,可说什么呢?

  他知道这个家伙比兔子胆儿还小,不能吓唬他,一吓唬他准得跑。想法把他稳住了才好。于是史更新轻轻地叫了声:“侯俊杰,你别害怕。”侯俊杰一听:这不是史更新吗?怎么碰上了他呢?立时吓得变毛变色,想着拔脚逃跑。又一想:也不一定是他吧?再说,我来干什么来了?怎么能跑呢?看看他到底是谁,弄清是什么情况,他要站起来,我就先开枪打死他。你看:他的左手把脑袋上的小礼帽儿往后一推,右手的盒子炮攥得更紧,更大声地喝道:“你是谁?站起来!把枪交给我!我保证给你弄分儿差使。要不然,你看见了没有?我的盒子炮可不认人儿!”

  史更新一看:这小子倒硬起来了,我得叫他软了。于是他光露着半个脑袋,把一只大拳头举起来,又轻声地说道:“侯俊杰,莫非你听不出我的声音来吗?看看我这只拳头你应该认得吧!”侯俊杰一看:不是史更新是谁呢?

  开枪打他吧,可是离着好几十米远,他露着半个脑袋,一定打不准。正在他犹豫的时候,史更新把步枪也拿起来了。侯俊杰一看不好,就哆哆嗦嗦地端着盒子炮,慢慢地向后撤步,嘴里可是还喊着:“我认得你是史更新,你别动,我也不怎么样你,都是中国人,咱们两便着点儿吧。”史更新一看他软下来了,又要逃走。心里想:不能把他放走,再唬他一家伙:

  “既然你知道咱们都是中国人,这就好说了,你不怎么样我,我也可以不怎么样你,可是你别走,咱俩谈谈。”他越这样说,侯俊杰越害怕,他向后撤得越快。史更新又心生一计,说道:

  “你走不了,你进了这个院儿就出不去了!张队长,截住他!”

  史更新这几句话,把个侯俊杰吓得连头发梢儿都哆嗦起来了!

  只听乓乓乓,连打了史更新三枪,侯俊杰撒丫子就钻过“通墙”洞子去,跑了。

  大家一定要担心着史更新被侯俊杰打死。其实,他这三枪连史更新的一根汗毛儿也没沾着。为什么他的枪这样没有准儿呢?他又为什么这样地害怕史更新呢?这里需要交代一下。

  侯俊杰从小儿就是个地主秧子,为非作歹,无恶不作。在“七七”事变以前,他老丈人家在这儿开烧锅,他经常到这儿来游逛,有一天他调戏一个小姑娘,被史更新碰见,史更新那时候才十八九岁,在这个烧锅上当磨工。小小的磨工,对东家的贵客当然是不敢冒犯的,可是因为他对侯俊杰的丑恶行为实在看不下去,他仗义救人打抱不平,一拳头把侯俊杰的左眼给打坏了。侯俊杰后来落了个斜眼儿。不知道怎么搞的,这个斜眼把他的鼻子、嘴巴也给扯歪了。从此,侯俊杰无冬离夏老带着个墨晶眼镜。大伙儿都跟他叫起独眼龙来,侯俊杰这个名字再也没人叫了。在当时,史更新知道这一拳头打出了大祸来,他就连夜逃走,下了关东,在北平煤矿里挖了一年煤,又因为受了把头的欺辱,他又用铁镐砸死了一个把头,这才又逃回关里,在天津的海河码头上,又扛了一年“大个儿”。所以史更新的出身是个磨工也是个矿工,又是个码头工人。这时候“七七”事变了,日本军队占了天津,在天津抓起码头工人来,史更新才又偷着回了老家。刚到了家,就遇见猪头曹长杀人,才有了和猪头曹长的一段战斗故事……后来,史更新在八路军里当了班长;独眼龙参加了土匪队儿。有一次,独眼龙带着人打抢老百姓,被史更新的一个班打了个落花流水,差点没有把他给捉住活的,吓得他屁滚尿流着跑了。从那时候他对史更新就更加害怕起来。

  今天独眼龙到这儿来侦察八路军,因为他知道已经死了一个特务和四个日本兵,猪头小队长还受了重伤,他就有点胆怯,可是干的是特务差使,不来不行。进了门来,他一发现了史更新,就浑身哆嗦起来,又听史更新一喊“张队长,截住他!”这一家伙把他更吓毛了脚,心神一乱,扭头就跑,倒背着手儿打了三枪。再说,史更新只露着半个脑袋,他怎么能打得准呢?就连他自己也知道打不准,他光害怕张队长截住他,史更新追上他,他这就一边跑着一边喊:“哎呀!有啦!

  有——八路啦!快、快来人哪!开枪打呀!开、开炮轰啊!

  ……”他喊的这个声音哪,简直就象狗“转节子”的声音一样。

  诸位:独眼龙这一叫喊可不要紧,把进到街里来的伪军、特务们都给惊动了,他们也是弄不清情况,本来就心虚胆怯,听独眼龙这样一喊,又见他这样慌张地往外跑,有的也跟着喊起来。一个喊,两个喊,越喊声音越多。不过,他们跟独眼龙可不是一样的喊法,他们是这样喊:“打哎,追呀,捉活的呀,跑不了啦!截住他,堵住口子,围住了啊,八路缴枪吧,缴枪不杀……”他们也是边喊边跑,有的还开起枪来。这一家伙可就热闹了!在外边包围着的日伪军都弄不清是什么馅儿,也不知道是伪军特务喊哪还是八路军喊?也弄不清是哪一方面的人打枪。于是,当兵的乱抢阵地,准备开枪;当官的也不晓得怎样指挥才好,真是人惊马乍,乱作一团。

  到底还是毛驴太君稍为镇静一点:他虽然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可是他断定是又发现了八路军,他们自己要是这么乱腾,八路军往外一冲,如何抵挡得住呢?于是他拔出指挥刀来,站在高处,下命令说:“各守阵地,不准乱动,没有命令,不准开枪。哪个不听指挥,死了死了的有!”他的命令这么一下,阵地上立时就安静下来了。这功夫,独眼龙已经跑到街口,他一看见毛驴太君就不敢再喊。回头看看,没有八路军追来,他也就不再跑了。他先到他的特务队长跟前报告了侦察情况;特务队长一听这情况重要,就紧忙着报告毛驴太君。毛驴太君倒是挺仔细的,他把独眼龙叫到跟前,要亲自询问。独眼龙来到毛驴太君的跟前,还得得得得地上牙直打下牙哩。这位毛驴太君,倒是挺心平气和:“你的不要害怕,慢慢说,慢慢说,你的看见了什么?”独眼龙说:“我看见了史更新”。“史更新什么的干活?”“史更新是八路警卫队的班长。”

  那位说:史更新不是排长吗?怎么独眼龙说他是班长呢?

  原来,一年多以前,史更新在冀中军区司令部的警卫部队里真的当过班长。可是后来史更新在干部教导团受了三个月的训练,出来之后到了野战兵团当上排长,这个情况他就不知道了。不过,他知道冀中军区司令员就是吕正操将军,所以他接着就说:“警卫队是吕正操的警卫队。”毛驴太君一听是围住了吕正操的警卫队,他立时就高兴得把他上嘴唇上那块儿乌黑的小卫生胡儿撅了两撅,连说道:“好的!好的!你的还看见什么?”独眼龙一听问他还看见了什么,他立时没有说上来。因为他另外什么也没有看见嘛。不过,这家伙说话的胆子倒是挺大,他想:史更新喊张队长,就一定有个张队长。他就又说:“还看见了张队长。”“张队长什么的干活?”

  “张队长是警卫队的大队长。”毛驴太君一听就笑着说:“大大的好!大大的好!你的还看见什么?”独眼龙说:“再也没有看见别的,不敢乱说。”

  毛驴太君高兴地对着独眼龙点了点头儿:“顶好顶好,你的顶好。”独眼龙给他鞠了个躬就退回去了。

  这位毛驴太君,听到独眼龙的报告为什么这样高兴呢?他以为既然发现了吕正操的警卫队并且有大队长,这里边十有八九有吕正操。从大“扫荡”开始到现在,在冀中到处找他到处扑空,原来他在这儿想要过河,竟出乎意外地被我们给围住了。要是把他活捉,这一战功该有多大呢!?你看他:急急忙忙又给他的长官猫眼司令打电报,火急的报告这个重大情况。

  这位猫眼司令看到了毛驴大队长这第三次的报告,他也大吃一惊,可也真是喜出望外,找了多少日子,找吕正操找不到,今天到这儿来了。好哇!三个小时之内,你就得作我的阶下之囚!不惜任何重大的代价,也得把你抓住,看你哪儿跑?于是他下了紧急的命令:调动了一个日军联队,一个伪警备大队,伪治安军的一个营、两个骑兵中队、两个摩托小队,配备了重机关枪、轻迫击炮、放毒瓦斯的化学兵,还有两辆小型的坦克车。

  因为太阳快落山了,所以没有派飞机,可是带上了探照灯、信号弹,还有照明弹,他是准备着夜间战斗。他命令这些部队用急行军的速度飞奔,他自己也骑上高头的大洋马,亲自率领指挥,一路上浩浩荡荡,烟尘滚滚,直奔桥头镇而来,眼睁睁桥头镇又要惊天动地地大战一场。这真是:“老狐狸闻声狂奔,傻麃子自作聪明。”

  简单捷说:猫眼司令亲自率领着这大队人马,一阵急行军,在掌灯之前来到了桥头镇。真是快速作战啊?可是把这些家伙也真是累了个马流鼻涕人出水,实在是好不狼狈。来到之后,猫眼司令见了毛驴大队长,又亲自问了问独眼龙,独眼龙当然不敢和以前说得两样了。你看:这位猫眼司令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兵力。

  他的指挥位置是在北街口的小高地上,从这儿派一个伪军大队,由独眼龙作向导正面进攻;派三个日军中队,分东西南三面包围;把迫击炮布置在西边的坟地里;重机关枪分别布置在各个街口和桥头上;在大桥上架上了好几道铁丝网;把坦克车布置在大桥的两旁;骑兵和摩托队在四周巡逻;探照灯、化学兵和预备队都放在北街口外,他亲自掌握。这一下把桥头镇可真是堵了个严严实实,围得个风雨不透,就是猛虎也无法闯出,燕子也难以飞过。布置完了之后,他们就分头执行任务,独眼龙领着一个伪军大队,从北街口一直向德兴涌烧锅进攻,他们以为八路军不会完全离开这个有利的阵地。

  哎呀,史更新哪,史更新,看你这个独身孤胆的英雄是如何地走脱?

  再说史更新:自从把独眼龙吓跑,他知道又得把敌人引来,听见街上敌伪军们惊惊乍乍地闹腾了一阵,就估计到了敌人正在蒙头转向莫名其妙哩!待到掌灯之前,他刚想开始往外摸,忽听外边有坦克车、摩托车的声音,他知道这是来了敌人的重兵。史更新这时候不但没有害怕,反而心里笑起来了!真是万也想不到我史更新这么重要!敌人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高明战术呢?打了好几年仗,可真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战斗,也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指挥员。有意思,这可真是“水多了什么虾蟹都有,山大了什么鸟兽都出。”他越想越觉着有趣儿。可是又一转念:敌人可也真够坚决的!不放松任何征候,任何情况。他们既然这样,恐怕我不好往外摸了!不好摸也得摸,还得趁早儿,摸出去之后,还得想法在今天夜里过河去追队伍。他这就把怀里的饼子掏出来全吃了,又绑了绑鞋上的带子,又紧了紧裤腰带,把盒子炮的子弹压满,一拉栓顶上一颗,大敞着机头往皮带上一插,把雪亮的刺刀抹上一层泥土。

  那位说:他在刺刀上抹泥土干什么呢?这是因为要盖住刺刀的光亮,不让敌人发现。你看他:准备妥当之后,暗暗地说了声:是时候了,就往外摸。他向哪里摸呢?当然他是要往南街口摸。因为出了南街口就是大桥,他是想从大桥上摸出去;摸不过去,就顺着河沿儿溜到旁边再凫水过河。他刚刚接近了南街口,就看见迎头来了大队的敌人。有好几个大手电筒一闪一闪地直照,他看不清敌人有多少,赶紧往旁边一拐,进入胡同钻进“通墙”,悄悄儿地爬到房上。他探头往南一看,坏了!大桥的上空,不断地升起照明弹来,照得整个桥面就象白天似的,大桥上的铁丝网,左一道右一道的看得清清楚楚。他知道从桥上过是没有办法了。他又往两边一看:好家伙!在河堤上点起了一个连接一个的火堆,照得河堤、柳树,连河里的水都看得真切。这火堆,沿着河堤弯弯曲曲无头无尾,在火堆的中间还有一些人穿梭地来往。仔细一听,有乱乱杂杂的说话的声音。这明明是敌人把滹沱河给封锁住了。

  史更新一看不行,他没有犹豫,回身就又钻“通墙”串宅院,往北街口走去。

  他一路悄悄地走着,又发现各街道各胡同都有了敌人,照明弹一颗颗地升起,大电筒一闪一闪地直晃。他好不容易才隐蔽着接近了北街口,在一堵破墙的后面停下来,要观察北街口的动静。北街口上倒是看不见敌人的动作,只是偶尔听到一两声“吐噜……”马喷鼻子的声音。

  他想:就从这儿往外摸吧,敌人有马在这儿闹腾着正好。他离开破墙看好了前面的一个门口,紧忙着跨了几步,又隐蔽在门口的里边。他刚一进门,忽然一道亮光照得街筒子都耀眼发亮。史更新身上一悸冷,想了想:这是敌人从北街口射过来的探照灯,这一来可怎么好呢?莫非我摸不出去吗?不能,无论如何也要往外摸。正在这时,又听见街里的声音乱起来了。这又是为什么呢?这是前后左右的四路敌人在街里搜查碰了头,连个八路军的影子也没有见到,纷纷回来向猫眼司令报告,所以他们的行动和说话的声音才乱起来;这个情况史更新并不知道,他有点惊慌,赶快在门口里头隐蔽起来,仔细地观察敌人的动静。

  史更新呆了不大一会儿,就听咵咵咵……一阵整齐而沉重的声音从街里走来,这是一队日本兵打门外边走过,接着又是一队、两队照样地走了过去。这原来是三个中队的日本兵到北街口去见猫眼司令。头里的一队日本兵刚到了猫眼司令的跟前,后边又来了一个大队的伪军。史更新一听这一队敌人的脚步声乱乱腾腾,说话的声音争争吵吵,就知道是伪军了。史更新一想:这是怎应回事呢?这么多的敌人到这儿来?……嗨!我不往外摸了,干脆往外冲一家伙吧!趁着他们这个乱腾劲儿,也许能冲出去。这时候探照灯又灭了。他这才又摸了摸腰里的两个手榴弹,一切都准备好,紧握着步枪,就登上门口。

  他还没走出去,看见在伪军队伍的后边不远处又走过两个人来,边走边说话,一听是独眼龙的声音,就听他说:“我报告的情况半点也不假,我明明看见了史更新,我打了他三枪。”另一个就说:“可是为什么搜查了这么半天连个鬼也没有见着呢?你不是他妈的假报情况是什么?”“也许是我那三枪把他打死了?”“打死也得有个尸首!”“这黑夜搜查怎么着也不好,等天亮以后再说,要找不着他才怪哩!”

  史更新听到这儿,他就把刚才的情况弄清了一大半。他毫不犹豫地下了决心往外冲。他看了看后边再也没有敌人,就跨出门口,垫着脚尖儿,紧跟在独眼龙的身后。一看,独眼龙手里没有拿枪,原来他的枪叫另一个特务给卸了,那个家伙手里提着盒子炮紧傍着独眼龙,似乎是怕他跑了。史更新这时候出气儿都不敢使劲儿,在后头跟着走。也许是提盒子炮的这个敌人听见了后边的动静,他回过头来了。史更新顾不得多想了,动手吧!

  他照着提盒子炮的这个家伙就一刺刀,这个家伙“哎哟”了一声,就倒在了地下。

  他这一倒,独眼龙悸凌凌凌打了一个冷战,回头一看:

  “不好!史更新来了!”

  他怪声怪气地叫着就往外跑:“哎呀!

  八路来啦!……”他这一闹不要紧,又把前头这个大队的伪军给惊动了。一个大队的伪军三百来人哪,在这个窄窄的街筒子里一乱就满都是人了。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判断情况,准备应付,史更新在后边已经把手榴弹拿在手里。忽然探照灯又亮了,他毫不犹豫,唰——的一下子,把手榴弹甩到了伪军队伍的头顶上空,只听嘎啦啦的一声,象霹雷一般地爆炸了。这群伪军真象雷击头顶,血肉横飞,四散奔逃,乱喊乱叫。北街口上的敌人也跟着惊乱起来,“嗡!”的一阵,就象炸了一窝蜂。

  史更新不敢稍停,急忙举起步枪,嘎勾儿一响,高地上的探照灯应声而灭。这一家伙,整个的敌军阵地就乱成了一锅粥。好个英勇机智的史更新!他抽出盒子炮来,甩开大步,花啦……一梭子子弹打了出去,踏着敌人的尸体,在乱群之中,钻出北街口来。这时候,猫眼司令的指挥不灵了,鬼子军也没有秩序了。整个的街口,整个的阵地,各种武器乱响起来,各处都是人喊马叫,鬼哭狼嚎,震得地裂山崩。可是,史更新已经冲出了敌人的阵地,不顾一切地往北跑。看看就要脱离这个危险的境界,忽然之间,彭……唰……一个接一个的照明弹射上天空,照得地下比白天还亮,史更新又要暴露在敌人的眼前了。又听嘎……嗤……轻重机关枪的子弹就象无数的飞虻,从头顶身边扑了过来……

  啊!好个英雄的史更新:

  单枪打开千军阵

  独身冲破重兵围

  

  编辑: 刘畅 来源: 解放日报
返回首页>>>
 
 
献花 点烛 上香 挽联 哀歌 祭酒 植纪念树 留言
相关资讯  
· 反对日寇侵略与中国妇女
· 目前局势与妇女工作
微博祭英烈-共铸中华魂.jpg
红色旅游   历史记忆  
苏蒙联军烈士纪念塔.jpg
苏蒙联军烈士纪念塔
唐县白求恩柯棣华纪念馆.jpg
唐县白求恩柯棣华纪念馆
走进邓恩铭故居.jpg
走进邓恩铭故居
八路军太行纪念馆.jpg
八路军太行纪念馆
刘少奇故里——花明楼.jpg
刘少奇故里——花明楼
革命圣地西柏坡.jpg
革命圣地西柏坡
红色沙家浜.jpg
红色沙家浜
王若飞故居.jpg
王若飞故居
回忆怀念   纪念活动  
· 张作霖题字警告日本官 意在"寸土不让"
· 大师嗜好:梁启超爱打麻将 胡适好当月老
· 抗日军队战火中聂荣臻送还日本孤儿
· 叶于良:富家子弟18岁开枪“锄奸”
· 西南联大学子忆抗战:趟着日本人死尸过河
· 焦裕禄惟一遗物:在大连工作时买的一块表
· 沈从文曾卖字助友:最少10万元1张
· 我的弟弟"小萝卜头":曾为地下党报做贡献
· 纪念任弼时诞辰110周年
· 百色起义:纪念日的记忆
· 纪念徐向前诞辰110周年
· 纪念王恩茂诞辰100周年
· 纪念罗荣桓书画笔会
· 纪念马本斋诞辰110周年
· 纪念周小舟诞辰100周年
· 纪念霍俊高诞辰100周年
人物纪念馆  
刘华清纪念馆
董存瑞纪念馆
卓琳纪念馆
方志敏纪念馆
吕正操纪念馆.jpg
吕正操纪念馆
李克农纪念馆.jpg
李克农纪念馆
许世友纪念馆.jpg
许世友纪念馆
邓颖超纪念馆.jpg
邓颖超纪念馆
红色典藏  
人民利益高于一切.jpg
人民利益高于一切
《人民利益高于一切》.jpg
伟人的信仰是人民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雷锋.jpg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雷锋
难忘的红领章.jpg
《难忘的红领章》
我的山河.jpg
《我的河山》
版权声明  
1. 除中国青年网注明之服务条款外,其他一切因使用youth.cn或cycnet.com或gqt.org.cn而引起的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因下载而感染电脑病毒),中国青年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2. 任何透过youth.cn或cycnet.com或gqt.org.cn网页连接而得到的资讯、产品及服务,中国青年网概不负责,也不负任何法律责任。youth.cn或cycnet.com或gqt.org.cn内所有内容并不反映任何中国青年网的意见。
3. 本站注明“来源:×× ”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信息共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4. 本站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青年网,未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本站授权使用作品的,授权范围内使用。
5. 在本站页面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文责自负。
6. 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发稿之日起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逾期恕不受理。
最新报道   评论研究   专题推荐  
热点图片   视频访谈  
红色旋律   爱国百科  
事件纪念馆   网上展览馆  
革命散文   革命小说   革命传记  
爱国论坛   爱国播客  
专题推荐  
纪念英雄罗阳.jpg
钓鱼岛.jpg
九一八三级页面.jpg
学党史-党史知识大讲堂.jpg
党史知识大讲堂
七七事变.jpg
七七事变75周年
· 纪念“八·一三”淞沪抗战
· 八一南昌起义爆发85周年
· 北京特大暴雨罹难人员
· 草根英雄传爱心
· 七七事变七十五周年
· 庆祝香港回归15周年
· 忆“知青”岁月
· 盘点中国的女科学家
· 那些让我们感动的青春
· 微博祭英烈 共铸中华魂
· 专家解读雷锋精神
· 陈独秀逝世70周年纪念
· 纪念胡适逝世50周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证0507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