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中国共青团网   文化中国   新闻   评论   图片   道德    时尚   百科   娱乐   动漫   情感    校园   中青影视   完美公益   美食  旅游   教育   科技
 
  民  族  魂    血铸中华    深度访谈    图片头条    最新报道    重点关注    评论研究    纪念活动    革命英烈
  莫忘国耻    回忆怀念     爱国百科    红色影视    红色记忆    红色典藏    历史资料    历史文物    诗      歌
  小      说     散       文     传       记    爱国游戏    红色旅游    爱国播客    献花留言    专题推荐    网上展览馆
  历史老照片    历史事件纪念馆    历史人物纪念馆    爱国知识竞赛    爱国博客论坛
  中国青年网    中国未成年人专属网    青少年爱国主义网    民族魂    血铸中华    网上中国革命纪念馆    
您所在的位置: 青少年爱国主义 > 小说

《烈火金刚》第三十回


欢迎订阅手机青年报,移动用户发送qnb到10658000,每天资费不到一角钱。
http://www.youth.cn   2013-10-30 23:10:48 中国青年网
幽默高手毛泽东
· 井冈山上起风云
· 中原突围强渡丹江
· 精小战术勇破敌
· 携手共谱抗震歌
· 陶勇活用“七擒七纵”
· 《李宗仁归来》
· 中国的世界遗产
· 沙家浜看中国红色旅游
· “红色村”的红未来
· 毛泽东与游击战
· 揭秘建国最大的黄金失窃案
· 宋美龄求职生涯频繁"跳槽"
国之瑰宝宋庆龄

  上回书可真叫人高兴啊!八路军打得鬼子兵死伤溃败,狼狈奔逃。这就算完了吗?当然不能。赵保中把这个打扫战场的任务交给了史更新,他们的队伍乘胜直追,去攻打猫眼司令所占的这座县城。他们究竟打开打不开?战斗的结果将会怎样?这里先不必说。单说史更新在这样的情况面前将如何处理。

  史更新自从接受了这个任务,真是有说不出来的高兴,他马上派了两个侦察员,去到公路的附近,侦察敌人的情况,监视敌人的动静,让其余的人打扫战场。在这儿的战场上,八路军的伤亡人员很少,在地下躺着的,乱翻乱滚、伸胳膊伸腿的都是日本兵和伪军。史更新这两个小队的战士们不顾别的,光是找枪找子弹,没有用着领导分配,他们每人都换上了一支崭新的“三八大盖儿”,子弹都是装得满满的,把死鬼子的皮带、子弹盒还有刺刀鞘儿一齐解下扎在自己的腰里。

  哈!这一回战士们可都把刺刀看成是不可缺少的武器了。

  真是什么人儿就找什么物儿:武男义雄是光捡大家伙,他又找到一挺歪把子机枪,两个掷弹筒,还有六箱子枪弹和炮弹。好家伙!堆了一大堆,累得他通身是汗。有的同志就跟他打趣儿,特别是李柱儿揭开了他的底子:“武男同志!怎么样?刺刀的干活,铁炮的给不给?”武男义雄把眼一瞪:“给!

  铁炮的给!”说完之后,他似乎又想起了从前,一阵脸红把头一低,把手一摆:“唔?你的不好,你的坏了坏了!唔……”

  他把下边的话咽到了肚里,还叭咭叭咭嘴。现在又得说什么人办什么事儿:金月波找到了一支手枪,捡了足有一百多发子弹,她腰里掖着一支,手里提着一支,总是靠着南边踥跶过来踥跶过去,还不住的听风看景儿,不住的喊着战士们:

  “快!快!”她是随时准备着敌人再来,要是敌人突然出现,怎么应付才好。她是这样地谨慎小心。比她更小心谨慎的还有,孙定邦早已看不见影儿,他跟在侦察员的后边,观察敌人的情况去了。要说胆子大的那得数李金魁和楞秋儿,不觉不知的他俩出踥/oo了很远,不哼不哈儿在找漏网之鱼。这功夫金月波忽然喊了一声:“啊!鬼子!”大伙注意一看,可不是真象鬼子:小个儿,穿着一身黄色的日本军装,头上还带着钢盔哩。没有等大伙儿仔细观瞧,他早把钢盔摘掉,往头上一举:

  “鬼子?睁开眼好好地看看,鬼子这样儿啊?”哈哈!原来是肖飞,他扒了一身日本军装穿在了身上。大伙都觉着他这是多余,在这个时候开这样玩笑。

  史更新看见肖飞这个行动,又引起了他的动机,他命令:

  全体人员,每人都扒下一身日本军装穿上,他说这有很大用处。于是所有的人们都扒下了一身日本军装,可都不愿意穿,一来是嫌上边有血,二来是还没有了解史更新的用意,都从心眼儿里腻烦穿敌人的衣裳。史更新找了两身大号的,有一个还是带着上尉的官阶,这就是从死在这儿的日军中队长身上扒下来的。大伙一看这来头儿,心里就明白了个八成。正在这时,忽然听到南边的炮楼上,向着这里打起机关枪来。史更新这才让大伙往后撤了撤,来到水边,在这儿休息吃饭。这功夫已经到了后半晌,偏射的太阳,晒的滚热,战士们都跳下水去,洗起澡来,随手就把日本军装洗了洗,血渍虽然不能完全洗净,总比不洗干净得多。洗完之后,在沙滩上一放,等着干了就穿上。

  史更新正要把这些经过情形去报告田耕,这时候田耕带着林丽、志如,还有两个战士到这里来了。田耕不是把任务交给史更新了吗?他不好好隐蔽休息,带着这样重的伤,又到这儿来干什么呢?很明显,他不是为了别的,因为这一步的战斗已经结束,他要亲自再布置下一步的战斗行动,要彻底实现既定的战斗计划。再说,经过这场剧烈的战斗,还不知道自己的同志们有多大伤亡,他怎能不惦记着?他能在一边呆得住?你看他往这里走着,这股紧张情绪,就可以知道他的心里是怎么样了!大伙看到田耕这样,真是有些纳闷:他的精神力量怎么这般顽强!

  闲话不说,史更新把经过情形向田耕报告了一遍。田耕为自己伤亡的同志们痛心难过自不必说,更要紧的是安排下一步的行动。有人主张今天晚上不再进行战斗,因为炮楼上的敌人一定会提高警惕,加强防备。这个主张立即遭到了史更新的反对,他说:“现在应该接连着干,绝不给敌人以重新整备的机会。刚才已经把他们打得蒙头转向,趁他们还没有明白过来,把他们消灭在闷葫芦里!”田耕听着这个高兴啊!

  连着说了三声:“对!对!对!就这样干。”不过还得研究一下到底怎样打法。

  正在这个时候,孙定邦呼呼地跑来了。他说:“败退的鬼子们有一部分分散在公路的旁边,其余的扛着机枪上了炮楼,往这儿打枪大概就是他们。下边的民伕还在修路。”田耕紧问了一句:“民伕里边布置的怎么样?”“没有问题,这几天来就都憋着这股子劲儿哩!从破路的时候起就给党员和积极分子们布置好了:只要看见炮楼上一起火,他们立即就带头战斗起来。”田耕点了点头又说道:“咱们赶快研究一下,到底怎样打?”史更新先把自己的意见说了一遍……没有一个不同意的。就按照他的意见作了决定。田耕嘴里没有说,心想:这是一个多么坚强而正确的军事干部啊!

  这功夫人们都吃饱了,喝足了,所有的人都穿上了日本军装。只有肖飞又把日本军装脱掉,扮作特务,他多少会说几句日本话,所以还让他帮助翻译。武男义雄扮成中队长,腰里掖着楠督式手枪,挎着中队长的战刀。史更新装扮成一个小队长,也挎上了战刀,把盒子炮掖在了腰里。李金魁当了个班长。另外又挑了十个战士,都是一色的“三八大盖儿”枪。

  金月波带着十个战士,布置在炮楼的附近,作为观察联络员。

  这儿就剩下了田耕、林丽、志如、大女和五个战士。丁尚武因为有一把神出鬼没的大刀,一个顶俩,要技术有技术,要勇敢有勇敢,田耕要将他留在身边,保卫大本营。丁尚武这人,要是在从前不闹点脾气才怪呢!可是因为经过反“扫荡”的锻炼,组织性纪律性强多了,也不怎么喜欢逞能了,田耕说让他留下,他只说了句:“成喽!”就低着头擦他那把战刀了。大伙于是都分头行动起来。由武男义雄所率领的这十几个假日本兵,也向炮楼子出发了。

  太阳还有两竿子高的时候,他们来到了刁世贵这个炮楼的附近。史更新让大伙装成打败仗的狼狈样子,武男义雄拉着战刀,肖飞明插着两支盒子炮,紧跟在武男义雄的旁边,史更新则紧跟在武男义雄的身后,紧后边压队的是李金魁。路旁边的日本兵看到了他没有敢多问,远远地就来了个立正。忽听炮楼子上边有人问:“你们是哪一部分皇军?”问这话的正是齐英。为什么齐英先问话呢?因为这两天,他在这儿装了一名伪军,掩护着进行工作,他知道会有自己的人来,所以他总是在炮楼子上边注意,察看随时的情况变化。刚才这个炮楼子上,退来了一个日本小队长。还带着二十多个日本兵。

  他和刁世贵正在偷偷儿地商量,打算派人去找田耕,计划收拾敌人,伪军起义。这会儿史更新他们一来,他就看破了。他首先搭话,一来是让日本官儿感觉着他忠于职守,更重要的是,先给史更新他们来个招呼。肖飞一听就听出是他说话,急忙回答道:“我们是快速部队的,这是快速部队的太君,你们不下来欢迎,还问什么?”炮楼上的日本小队长就用日本话问起来。

  他一问,武男义雄就摆出上尉军官架子,和他对答。问了几句之后,武男义雄摆出不耐烦的样子,话头子也带出三分气来。诸位!他不是真生气,他是怕被问短了啊!他这样一生气,小队长可就不敢再问了。因为日本军队讲的是服从。

  所以他让伪军们,把炮楼子的大门开开,他亲自走出大门来迎接。现在的炮楼和前几天不一样了,铁丝网的里边,炮楼的下面已经盖起了几间房来,多少有点象住人的院落,周围的墙都有枪眼,这二十多个日本兵,和刁世贵的伪军们都分布在房里房外,楼上楼下,严密的防守着八路军攻来。可是这些伪军士兵们心中有数,刁世贵早给他们布置好了:谁傍着谁,谁跟着谁,谁占据炮楼的最高层,谁把门口,单听他的话音,看他的眼色,下手干家伙。所以,当日本小队长出门来迎接武男义雄这位长官时,齐英就在后边和刁世贵悄悄儿地说了个密话儿,刁世贵紧跟在日本小队长的后边,就一前一后地老

  孔拧F胗⒕驮谡飧鼋艏钡目兆永铮鸦按?两个伪班长。怎么两个伪班长啊?这是因为日本军队一集中,把旁边的一个日军炮楼,也换了刁世贵的一个班。因此他这儿就剩了两个班。班长们就立时跟这个士兵挤挤眼儿,和那个士兵努努嘴儿,还偷偷儿地避开日本兵的视线,用手中枪作出刺杀敌人的架式。到了这个时候,那些伪军们可真象窗纸一样,一点就破。所以他们立时就浑身都紧张起来了。这二十多个鬼子兵可还直勾儿着眼睛莫名其妙哩!

  这功夫,日本小队长把武男义雄他们接进来了,接进来后就往屋里让。武男义雄不进屋,他说嫌屋里热。于是刁世贵就忙着搬凳子,点烟倒水。武男义雄是不抽也不喝,他要把日本兵和伪军集合起来点名训话。日本小队长问他:点名训话干什么?他说:伪军里边有八路,日本兵的身上藏着八路军的宣传品,要统通的清查出来。日本小队长只好把士兵集合在院内;刁世贵也把伪军们集合在日本兵的旁边,可是在炮楼上留下了三个。啊!一场生死搏斗就在眼前了。

  哎呀!不好!这个日本小队长起了疑心,他越想越不对头,仔细一瞧,看出了武男义雄他们的军装上有破口,有血痕,他怀疑这是伪装的日本人,他想立刻大喊一声,但是他没有敢贸然地喊出口来。他为什么不敢喊出来呢?因为他们的旁边有刁世贵的伪军,身后就是李金魁和十个小队的战士,个个手持着步枪,枪上带着刺刀,他的眼前就是装男义雄、史更新和肖飞。你想,他有个不害怕吗?这家伙也有心眼儿,他想后退两步掏出手枪来,先把武男义雄、史更新和肖飞打死。

  但是,武男义雄和史更新怎能容他?当日本小队长刚一撤步,手枪还没有掏出来,武男义雄的战刀早落在了他的脖子上。他们的战刀快呀!只听“唰”的一响,脑袋瓜子“咕咚”一声就掉在了地下。这些日本兵一看不好,“哇——”的一声惊叫,就要一齐举枪拚命。嗨嗨!已经晚了一步,刁世贵的士兵和史更新的战士们,一个猛虎扑食,就听“噗嗤……”一阵刺刀穿肉的声音,象串蛤蟆一样都给穿透了。好哇!真是杀得痛快!歼得干脆!这才叫:打鬼子没费一枪弹,歼灭战未用半分钟。一看把敌人消灭了,刁世贵光怕被外面的日本兵和伪军们发觉了,于是他要马上举枪起义,在炮楼里点着火,立刻杀出去。谁知道偏偏不巧,好事多磨,刁世贵的上官,伪军中队长,带着一伙子伪军来到了炮楼的门外。咳呀!眼睁睁又是一场生死的战斗!

  那位问了:怎么这么凑巧,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来了这么多的伪军呢!

  原来是这么回事:这个伪军中队长,是奉高铁杆儿的命令,带着他的队伍来援助日本兵的,刚才在大沙洼里挨打就有他们在内。他一共是三个小队,第一小队就是刁世贵这一部分,另外在一个炮楼上还有他的一个班,这个炮楼就在小李庄到桥头镇的中间。除此之外,他这个中队还有五个班,他就是带着这五个班参加战斗的。在战斗中他们又被打死了十多个,就只剩了四十来人,这四十来人一退却跑了个乱七八糟,中队长费了老大的劲,才在小李庄村口把队伍集合起来。

  他听着八路军没有追来,要歇歇腿儿,定定神儿,弄顿饭吃。

  那么,他为什么不上炮楼儿呢!因为在炮楼子上呆着并不是怎么舒服的事儿,吃好的喝好的也并不是那么方便。再说,八路军万一要是再打来,这条公路当然是成了第一线,不如躲在后边痛快。所以,他上了何大拿的家来,在高房上,在街口外边设了岗哨。这位中队长就在何大拿的青堂瓦舍里,让大苹果陪着又吃又喝。你说,这不比在炮楼子里边美得多吗?

  又偏遇上何志武在这时候也跑到家来了。不用问,他也是从沙洼里被打回来的。他就和这位中队长一块儿吃饱了饭。当他们酒足饭饱以后,何大拿这老狐狸,告了解文华一家伙,他说:“这村里有八路军的秘密,解文华知道,应该把他抓起来审问审问。”

  也许有人要怀疑:何大拿跟解文华明争暗斗这么多的日子了,他为什么单等今天才告他的密呢?怎么他不早说?这村就住着日本兵,他要是向猪头小队长报告了,那不就要了解文华的命吗?

  这个问题可不是这样简单。何大拿这老家伙魂儿多,他也知道解文华不是好惹的,这时候他跟刁世贵又成了亲戚,万一他俩要合起来,搞他一家伙他也受不了!甭说别的,解文华要是反咬一口,说何大拿勾通八路,那就够他呛的。再说,他知道猪头小队长又粗又野又狠又凶,要把他弄翻儿了,就会把他的脑袋砍下来!如今他跟这个伪军中队长这么一说,这一来碍不着日本鬼子的事儿,刁世贵又是这个中队长的下级,这个中队长又跟他要好,所以要把解文华搞一家伙,就是弄得不好,对他本身也不会有多大关系。就是为了这个,他才在这个时候对这个中队长说。他这么一说,这个伪军中队长就火儿了!何志武也在旁边加油儿加醋儿。他马上派了两个伪军把解文华给提搂来了!

  解文华被抓来之后,这个伪军中队长不由分说,劈啪就给他几个嘴巴子,吭吭又踹了他几脚,把他的衣服一扒,就给吊在了何大拿后院的大槐树上。这个伪军中队长跟何志武,一齐逼问解文华的秘密。这一家伙可把个解文华给吓坏了!他总以为有刁世贵在这儿保护着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有这一手儿。他知道,这一回要是说了实话,自己还有活路吗?于是他一口咬定:“不知道!”他还真是反咬了一口,说何大拿勾通八路。他这样一来,何志武首先就揍了他一顿棍子,几个伪军也乱抽乱打,打得他浑身没了好肉。解文华昏过去了好几次,但是他把牙关咬住了,他死也没有露口儿。谁都知道解文华是受不了这个的,扯上几个嘴巴,踢上几脚,要他说什么他就得说什么。可是,今天他哪儿来的这样硬的骨头呢?

  啊!对这个事儿伪军中队长发生了怀疑。不过,他觉着事情重大,不能轻易放过。要真有其事,刁世贵一定知道,他又想起,高铁杆儿对他说过:“要防备着刁世贵叛变!”这就更使他怀疑起来。心想:应该马上把刁世贵收拾了。可是,也不要太莽撞,万一要是弄错了,冤枉了人事小,他自己的力量受了损失事大。所以,他暂时让两个伪军士兵,看守着解文华,他带上这三十几个伪军,直奔炮楼来找刁世贵。他打算亲自侦讯侦讯、观察观察刁世贵的情形,若无其事便罢,要是有一点可疑,就马上缴了刁世贵的械,把他捆绑起来,跟解文华一块儿带回桥头镇。他带着队伍一来,何志武也跟来了,这小子也是担心弄不好了,他们父子要倒霉,所以他才跟来。他跟来还有一个小的原因,就是他还想着井里那支盒子炮哩!他现在还是带着他大哥的一支小手枪。这部分伪军的来历已经说明,那就看看他们弄个什么结果吧。

  这部分伪军来到炮楼跟前儿,伪军中队长,让两个班在大门外边,雁翅儿排开,把门一堵,他带着两个班就往里走,何志武这小子鬼瘴,在紧后头跟着,他光怕出事儿。

  那么,这一阵儿炮楼里边的人怎么样了?上边的三个士兵早已发见,慌忙下来报告刁世贵,刁世贵也是疑心很大的人,特别是在这个劲头儿上,他的警惕性更高,他是要:一不作二不休,瞎子发眼——豁出去了!干一家伙!史更新和齐英都同意他的主张。于是就在大门以内布置妥当,这个伪军中队长带着两个班,刚一进门,就看见了日本军队。他还没有来得及搭话,就觉着有两只又粗又大的铁手,把他的脖子给掐住了,原来这是李金魁。又听有人喊了声:“缴枪!”肖飞的两支盒子炮出现在伪军的眼前,+E+E的一阵响动,好几十把明晃晃的刺刀对准了伪军的前后心窝。进来的这两个班伪军,吓得脸都变了颜色,“噗通……”都举着枪跪下了。何志武在后边一看:不好!又一注意,看见了肖飞,“哎呀”了一声举枪就搂火。可是他还没来得及搂响,就听“当”的一声,肖飞的盒子炮响了。何志武觉着右手发麻,手枪也掉在了地下。他扭头就跑,眼前一个粪坑,他想一窜而过,这时肖飞说了声:“就在这儿吧!”“当”又是一枪,何志武这条双料的恶狗一头栽进粪坑,再也不能动弹。门外的两个伪军班一见这个情形,也都吓得丧魂失魄。刚要逃跑,史更新带着战士们出来拿枪给逼住了,他们只得缴了械。

  枪声一响,伪军们一被缴械,在公路旁边的日本兵看见了,他可弄不清这是怎么回事,只是看到日本兵缴了伪军的枪,因为这事常常发生,所以他并不觉得奇怪,不过增加了他的几分警惕性罢了。但是修路的民伕们可都拿着当了事儿,一个一个低声细语,惊奇地问着:“兄弟!看见了没有?这是怎么啦?”“大哥!我也弄不清啊!这部分日本兵怎么缴了伪军的枪呢?”“嗨!伙计!有一个特务被打到粪坑里头了,你看见了吗?”“我怎么没有看见?”“这是怎么回事呢?”“哼!别嚷啊!区干部的挎包——这里头有问题儿!看着吧!”“怎么着?看着吧!我告诉你们:也许是有八路军来了哩!”“对呀!

  咱们的正规团过来了,要不刚才北边打得那么热闹?”“嘿!悄悄儿的,我告诉你们说:刚才那群日本兵从这儿一过,我看着后边那个大个子,有点儿象李金魁,我本来想着仔细看看,可是他低着头过去了。”“对!你这一说我也想起来了:从后边一看走道就象他。”“我看他那军装也不合体儿,后腰上还破了一道口子,象是还有血印哩。”“哥们儿爷们儿!这么着!

  准备好了,要是风一吹,草一动,就拿小铁锹子铲掉鬼子的脑袋!谁可也别嚷啊!”嗨嗨!说是不嚷,这话可比张开翅膀儿飞还快,一传十,十传百,不大功夫就传遍修路的民佚。你就看吧,一个一个交头接耳,咭咭喳喳、嘀嘀咕咕,挤眉弄眼儿,他们不说别的话了。布置在里边的秘密党员和积极分子们,趁这个机会就都活动起来了……。这一来可就引起了旁边日本兵的注意:“唔!什么的?你的说话,干活慢慢的。”

  编辑: 刘畅 来源: 中国青年网
返回首页>>>
 
 
献花 点烛 上香 挽联 哀歌 祭酒 植纪念树 留言
相关资讯  
微博祭英烈-共铸中华魂.jpg
红色旅游   历史记忆  
苏蒙联军烈士纪念塔.jpg
苏蒙联军烈士纪念塔
唐县白求恩柯棣华纪念馆.jpg
唐县白求恩柯棣华纪念馆
走进邓恩铭故居.jpg
走进邓恩铭故居
八路军太行纪念馆.jpg
八路军太行纪念馆
刘少奇故里——花明楼.jpg
刘少奇故里——花明楼
革命圣地西柏坡.jpg
革命圣地西柏坡
红色沙家浜.jpg
红色沙家浜
王若飞故居.jpg
王若飞故居
回忆怀念   纪念活动  
· 张作霖题字警告日本官 意在"寸土不让"
· 大师嗜好:梁启超爱打麻将 胡适好当月老
· 抗日军队战火中聂荣臻送还日本孤儿
· 叶于良:富家子弟18岁开枪“锄奸”
· 西南联大学子忆抗战:趟着日本人死尸过河
· 焦裕禄惟一遗物:在大连工作时买的一块表
· 沈从文曾卖字助友:最少10万元1张
· 我的弟弟"小萝卜头":曾为地下党报做贡献
· 纪念任弼时诞辰110周年
· 百色起义:纪念日的记忆
· 纪念徐向前诞辰110周年
· 纪念王恩茂诞辰100周年
· 纪念罗荣桓书画笔会
· 纪念马本斋诞辰110周年
· 纪念周小舟诞辰100周年
· 纪念霍俊高诞辰100周年
人物纪念馆  
刘华清纪念馆
董存瑞纪念馆
卓琳纪念馆
方志敏纪念馆
吕正操纪念馆.jpg
吕正操纪念馆
李克农纪念馆.jpg
李克农纪念馆
许世友纪念馆.jpg
许世友纪念馆
邓颖超纪念馆.jpg
邓颖超纪念馆
红色典藏  
人民利益高于一切.jpg
人民利益高于一切
《人民利益高于一切》.jpg
伟人的信仰是人民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雷锋.jpg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雷锋
难忘的红领章.jpg
《难忘的红领章》
我的山河.jpg
《我的河山》
版权声明  
1. 除中国青年网注明之服务条款外,其他一切因使用youth.cn或cycnet.com或gqt.org.cn而引起的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因下载而感染电脑病毒),中国青年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2. 任何透过youth.cn或cycnet.com或gqt.org.cn网页连接而得到的资讯、产品及服务,中国青年网概不负责,也不负任何法律责任。youth.cn或cycnet.com或gqt.org.cn内所有内容并不反映任何中国青年网的意见。
3. 本站注明“来源:×× ”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信息共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4. 本站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青年网,未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本站授权使用作品的,授权范围内使用。
5. 在本站页面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文责自负。
6. 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发稿之日起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逾期恕不受理。
最新报道   评论研究   专题推荐  
热点图片   视频访谈  
红色旋律   爱国百科  
事件纪念馆   网上展览馆  
革命散文   革命小说   革命传记  
爱国论坛   爱国播客  
专题推荐  
纪念英雄罗阳.jpg
钓鱼岛.jpg
九一八三级页面.jpg
学党史-党史知识大讲堂.jpg
党史知识大讲堂
七七事变.jpg
七七事变75周年
· 纪念“八·一三”淞沪抗战
· 八一南昌起义爆发85周年
· 北京特大暴雨罹难人员
· 草根英雄传爱心
· 七七事变七十五周年
· 庆祝香港回归15周年
· 忆“知青”岁月
· 盘点中国的女科学家
· 那些让我们感动的青春
· 微博祭英烈 共铸中华魂
· 专家解读雷锋精神
· 陈独秀逝世70周年纪念
· 纪念胡适逝世50周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证0507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