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共青团|青年组织|大学生村官|青春励志|西部计划|青少年爱国主义网|血铸中华|民族魂|文化艺苑|国学院|书画院|人物
最后的独立团

发稿时间:2015-09-20 00:00:00 来源: 北京晨报 中国青年网

●小说:

  《最后的独立团》

  作者:范军

  定价:29.8元

  出版: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独立团团长许山豹不明白李师长为什么把刘文彬当作一块宝,强行塞给他,让他小心翼翼地护着,也不管它烫不烫手,烙不烙人。在许山豹的眼里,政委刘文彬其实就是个面团,黏糊糊的,任人蹂躏。许山豹想不明白,一个黏糊糊、任人蹂躏的男人跟娘儿们有什么区别?可李师长不这么认为。

  李师长说话其实和许山豹都是一个腔调,越亲近的人吼得越凶。特别是当你犯了错误之时,他会恨铁不成钢地拍案而起。这次安县大战,许山豹昏迷之前在脑海中最后一闪而过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师长。

  安县之战打得十分惨烈,炮火一直很猛烈,独立团死了几百个弟兄。许山豹也是昏迷后被土堆深埋,最后憋得难受才爬出来的。许山豹爬出来之后想到的第一个人还是李师长。他仿佛看到师长拍案而起,怒喝他许山豹:“无组织、无纪律!匹夫之勇!蛮夫!一个团出去,没全须全尾地回来,你小子倒有脸回来?那几百个弟兄呢?”

  许山豹爬出来之后下意识地喃喃自语:“秀才呢?死哪去了?”

  许山豹心情好的时候称呼刘文彬为秀才,心情不好时就骂他为面团了。面团虽然任人蹂躏,可天天黏糊糊地黏在身边,絮絮叨叨的,许山豹真是烦死了。许山豹和刘文彬真是一对欢喜冤家,两人都想离开对方,偏偏离不了。一场安县大战打下来,漫山遍野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许山豹自己差点去见了阎罗王,刘文彬估计也壮烈牺牲了。许山豹第一时间涌上心头的感觉竟然不是悲伤,而是轻松。

  对,是轻松,但不是喜悦。毕竟共事了这么长时间,面团本质上也不是坏人,就这样英年早逝,还是挺令人惋惜的。许山豹之所以感到轻松是因为他觉得从此之后,这个世界清静了。就像他入伍以前杀的那些猪一样,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吼叫之后,屠夫许山豹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这个世界就清静了。若干年前,许山豹之所以成为一个专业屠夫,是因为他觉得杀猪这件事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是一件值得男人去干的事情。许山豹杀猪时先是亲切友好地在猪的颈部拍拍、摸摸,心里暗暗觑准部位,然后冷不丁地拔出屠刀捅将进去,又准又狠,紧接着猪血就像喷泉一样飞蹿而出了。许山豹刀一抽,顺利完成了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过程。什么叫干脆利落?这就叫干脆利落。不像面团,整天叽叽歪歪的,不能喝酒,更不能杀猪,留在这世上何用?许山豹的轻松感其实就来自这里。

  但轻松之后是恐惧,因为许山豹想到了一个人——李师长。许山豹甚至想到了李师长惊闻噩耗后的场景——此公边吼边在桌边来回走,两盏马灯高悬。他不小心碰到,马灯大幅度摇摆,光线忽明忽暗,将他的影子拉长又收缩。然后,李师长拍案而起——不过,说拍案而起似乎也不准确,师长一直在起。他盛怒地来回走动,应该会拍案而骂。

  这世上的事多是一物降一物。许山豹不怕别人,就怕李师长。不是职位原因,而是李师长跟他亲,护犊子。多少次,许山豹闯祸,李师长将他一顿臭骂之后,又死乞白赖地跑到军部去为他求情。有一次,许山豹闯的祸比较大,总部首长盛怒之下,扬言一定要毙了这个无法无天的浑小子。李师长是怎么做的?他竟然当着总部首长的面说,要毙,毙两个,自己也有失察之罪,应该一块儿毙了。总部首长差点就喊出“那就他奶奶的一块儿毙了”的话,但最终,他没有与李师长一般见识。许山豹这才捡回了一条命,从此对李师长又敬又畏。

  所以许山豹挖地三尺也要找回刘文彬。不为别的,就为给师长一个交代。他站在深秋的旷野极目四望,心里竟一下子凉透了。因为战争的惨烈程度超出了他的想象,举目皆是横七竖八的尸体。那些表情各异的尸体有咬牙切齿的,有相拥而亡的,有怒目圆睁的,也有头颅不翼而飞的。地上的鲜血凝成了黑褐色,一面千疮百孔的独立团团旗在硝烟弥漫中时隐时现。它倾斜着插在阵地上,随残风时而舒卷,时而下垂,还有一双血手死死拽住旗杆下段。团旗下血肉模糊的旗帜手春生胸膛微弱地起伏着,显示还有呼吸。

  (摘自《最后的独立团》)

  范军/文

责任编辑:王迎力
青春建功十三五
网上青年国学院
网上纪念馆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