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共青团|青年组织|大学生村官|青春励志|西部计划|青少年爱国主义网|血铸中华|民族魂|文化艺苑|国学院|书画院|人物
抗战时日本宪兵队驻扎武汉 镇压抗日人员

发稿时间:2014-11-14 09:08:00 来源: 武汉晨报  中国青年网

记者严珏   摄影/翻拍 记者詹松

  对于武汉人来说,1938年到1945年是不可忘记的7年,是一段永刻心中的记忆。那7年,整个大武汉被日本人占领,武汉市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如今,日本早已投降,大武汉也变得越来越美好,但在这个美好城市的某个角落,也许是一座建筑,也许只是一个地点,铭刻着当时的记忆,提醒着我们那段不可忘却的记忆。

  江汉大学法学院院长李卫东致力研究武汉沦陷史多年,他说,谈及那段黑暗历史,有些地方不得不提.......10月22日,武汉沦陷纪念日前,记者走访了这些地方。

  昔日杀人魔窟

  变为图书馆外借处

  如果你去南京路逛街,很不经意会经过一栋钢筋混凝土结构的老建筑,就立在汉口中山大道与南京路交会处。墙面上还涂有斜纹形呈波纹状的绿色彩条,很是醒目。现在这座建筑是武汉图书馆外借处,一楼还挂着“永和豆浆”的招牌,可以进去喝喝豆浆,吃点快餐。门口还钉有一块武汉市政府公布的“优秀历史建筑“的铭牌。铭牌上也记录了这栋大楼的沦陷历史“1938年武汉沦陷,总行迁往重庆,日军设汉口宪兵队于此“。

  原来这里曾经是汉口“大孚银行”大楼,“大孚银行”最初是“大孚商业储蓄银行”,1934年春由当时任汉口商会会长的黄文植出面,邀集汉口商界的盐商、巨富投资,1935年委托景明洋行设计,由汉口钟恒记营造厂承包修建,并于1936年竣工交付使用。大楼占地506平方米,钢筋混凝土结构,转角处为大门入口,朝向中山大道与南京路交会处。每层楼之间,都用两块长方形的几何图案代替了复杂的装饰,使建筑更显简洁大方,为了突出入口,把转角处的局部设计成五层,顶部也以简练的几何图形代替了古典塔楼。室内地面铺有地板,每层楼的窗户均采用钢窗,使整座建筑物充满典型的艺术装饰主义的情调。“大孚银行”大楼建成后曾引起轰动,是早期汉口现代建筑的代表,当时人们就称之为“摩登大楼”。

  这栋“摩登大楼”在武汉沦陷期间被日本宪兵队占用,成为他们的重要特务机关。入侵者在大楼前挂上了“宪兵汉口队”的大木牌,在这里他们残害了不知多少爱国者和平民百姓,把一座好端端的建筑变成一座杀人的魔窟。

  2003年8月11日,日本人伊东胜专门来到武汉寻访,其父伊东重雄当年是侵华日军驻汉宪兵队曹长(最低一级的军官)。武汉地方志办公室有关人员陪伊东胜参观了原宪兵队驻地,并向他讲解了日军侵华史以及日军对中国人民的暴行。伊东胜十分震惊并对日军发动的侵华战争表示了谴责。回国后,他马上寄来了其父的一本影集,共119张照片,其中很多照片反映了抗战时期武汉的风貌和日军在汉的侵略活动。有一张伊东重雄的留影和一张日军合影都是在当时日军宪兵队汉口队驻扎地门前拍摄的。据了解,这支宪兵队当年管辖汉口区域,地下室设有拘留所,逮捕迫害了许多爱国同胞和武汉市民。从照片上可辨别,这支宪兵队营房原址就是如今的南京路老武汉图书馆外借处。

  汉口宪兵队和武昌宪兵队、汉阳宪兵队同归汉口宪兵队本部管辖。宪兵队的主要任务是侦缉和镇压我们的地下抗日人员,重点搜捕对象是所谓“后方“来的人和新四军,凡是他们认为可疑的人便加以滥捕乱杀,妄图以此慑服中国人的反抗意志。对于被捕的人,宪兵队采用极尽残酷的严刑逼供手段。宪兵队的拘留所更是人间地狱。拘留所的牢房是一个半地下的低矮建筑(原汉口华商街华商总会对面,现市建材宿舍大院内),关在该牢房里面的人,每天只有一个饭团,不仅饭吃不饱,连喝水也有限制。宪兵队规定同牢的人不准互相说话,不准在白天睡觉。凡是在这里被关过的人,大多神情呆滞,面无血色,奄奄一息!

  日伪政府所在地

  今为少年儿童图书馆

  位于汉口南京路与胜利街的交会处的武汉市少年儿童图书馆,如今是我市少年儿童的精神食粮,提供藏书给孩子们阅读,还会不定期有各种活动和讲座,孩子们在这里能学得开心,玩得愉快。但就是这栋给孩子们带来无限欢乐的大楼,在武汉沦陷期间,却是日伪政府的办公地址。

  这栋大楼是钢筋混凝土建筑,地上5层,地下1层,建成于1932年。它是现代风格与古典主义糅合的产物,采取典型的三段式构图。第一段三层,竖着6根廊柱。廊柱的布局十分别致,两边各一根,中间两处为两柱并联,使整个门面显得尤为生动。第二段为一层,与第一段颇为相近,也有6根廊柱,似是下面粗大廊柱的延伸。第三段檐口上的中部,建有歇山式的楼台,是典型的中西合璧的建筑。原为汉口商业银行,沦陷期间为日伪汉口特别市政府占用。

  1938年11月26日,“武汉治安维持会“在这里正式挂牌成立,安清帮头子计国桢出任会长,其他汉奸组织和机构同时撤销。维持会各机关由日军派出的“嘱托”控制,“总嘱托”为日本人浅见敏彦。“武汉治安维持会”机构较完整,俨然为一级地方政府,实际上起着临时伪政权的作用。1939年4月,在日本人的指使下,“武汉治安维持会”组织“武汉特别市筹备委员会”并推荐张之洞第十三子张仁蠡(li)为首任市长。1939年4月20日,“武汉特别市政府”成立。

  日伪在统治武汉的7年里,在一定程度上初步建立了殖民主义的教育体系。但在武汉人民的抵制下,这种教育始终没有达到日伪政府的反动目的。一方面,由于国民政府组织西迁得力,大部分师生都在沦陷前撤出了武汉,留给敌人可以利用的教育资源有限。另外,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一部分进步学生和教师离开武汉,他们有的加入了新四军进行抗日斗争,有的在中国共产党领导或创办的学校里继续工作和学习。1943年伪汉口市政府在其所编的《市政概况》中也承认其教育"自未足以言普及"。

  不能忘却的记忆

  1938年~1945年

  1938年~1945年

  不能忘却的记忆

  现今的武汉图书馆外借处。

  当年的日本宪兵队本部。

  今日的武汉市少年儿童图书馆。

  当年街头横行霸道的日本兵。

  版面制图 童胤文

责任编辑:刘畅 
青春建功十三五
奋斗的青春最美丽
网上纪念馆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