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青年之声|学校共青团|团干教育管理|少先队|西部计划|海外人才联系|中特研究中心
1946费正清:中国终会选"毛泽东的民主"

发稿时间:2011-03-28 09:15:00 来源: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中国青年网

  本文原载于《党的文献》

  美国哈佛大学教授、著名学者费正清(1907-1991)曾研究中国问题60余年,撰写了不少有关中国问题的有影响的著作。1946年10月27日,他在《纽约时报》发表的《来自中国心脏的挑战》,是为当时在美国影响很大的《中国惊雷》一书写的书评。该书同年1月由美国斯隆出版社出版,主要反映当时中国革命的情况,作者是美国《时代》周刊和《生活》杂志驻中国的两位记者白修德和贾安娜。笔者在哈佛大学档案馆找到了这篇书评的原稿以及20世纪40年代费正清发表的其他有关中国革命的论述,并作了一些对比分析。同费正清同期其他学术著作相比,这篇书评集中反映了他在40年代对中国共产党的态度,也是这一时期他有关中国革命和国共两党比较充分的一次论述。

  一、认为国民党“必将失去政权”

  20世纪30年代初,当费正清旅居中国时,就曾分别同美国著名记者史沫特莱和伊罗生等人讨论过当时中国的形势,并一同外出考察。40年代费正清两次来中国,任职于美国战略情报局和美国驻华使馆。他曾经认为,国民党势力强大,能够消灭共产党,但耳闻目睹了国民党及其政府的专制腐败后,认识开始发生变化。

  费正清1943年8月所写的笔记表明,他已认识到国民党已经丧失人心,看到了中国民心的向背。他写道:“我对现政权已不存在希望,因为从感情上,它已失去广大人民的信任,而且也不能给人民带来任何实实在在的好处。这个政权已经千疮百孔,腐朽不堪,并且没有足够的有识之士来挽救残局,因此,它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

  在为《中国惊雷》所写的书评中,费正清尖锐地指出了国民党当局的专制腐败。“从前对国民党政府的揭露都不彻底”,该书“真正揭开了盖子。美国公众可以看到他们以民主的名义支持的是多么专制独裁的政府”。《中国惊雷》犀利地批判国民党说:“领导层腐败透顶,秘密警察制度残忍,蒙蔽群众,不管人民死活。”费正清和国民党当局上层人物交往较多,了解其腐败内情,他评论说:“这些记述非常生动。”

  关于国民党当局的前途,费正清在书评中说,因为国民党依赖地主,而地主又依靠农民供养,在中国农民运动的问题上,国民党陷入困境,不能动员民众抗击外敌,“必将失去政权”。

  二、认为中国最终会选择“毛泽东的民主”

  20世纪30年代初,费正清已开始关注中国共产党。但是,当时他是不相信共产党的。1934年10月,他在写给史沫特莱的信中说:“我不相信共产主义会对这个国家有帮助,因为,这里没有人能够实践共产主义,共产党人也不行。”1942年10月,费正清到了重庆,他对当时局势变化的预测仍然是“共产党很可能为国民党所摧毁”。然而过了一年后,他对中国共产党开始有了新的认识。1943年底,费正清从中国回到华盛顿,作出了“中国革命是内生的”这一政治判断。他的意思是中共不是苏联和共产国际的傀儡,中国革命有着自己传统的和现实的基础,“绝不是CC系和戴笠的军统特务的高压政治所能绞杀的”。

  在这篇书评中,费正清认为共产主义在中国有吸引力。他比较分析了国民党的所谓民主和共产党领导的民主,认为“共产主义宣传更受欢迎,共产党领导的民主比国民党的民主更有吸引力”。他还认识到民心向背决定着政权的存亡,看到了中国共产党人的一大法宝--群众路线。“共产党人以史为鉴,与农民保持了紧密的联系。这个党深入乡村,发动群众。这是国民党和日军难以想象的。”

  费正清对白修德和贾安娜看好共产党表示认同。在《中国惊雷》一书中,白修德记述了考察延安的感受:“国民党声称延安搞专制主义,有秘密警察,有集中营。这些东西国民党自己有,却矢口否认。我在延安没有发现这些东西。我在那里几个星期,但在那里几个月的美国人也没有发现像重庆国民党那样的专制机构。”白修德和贾安娜还得出结论:“中国共产党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实践者。”费正清认为他们认识到了中共领导的人民革命的兴起。

  费正清看到了中共领导的民主政治取得成功的历史趋势。他在20世纪40年代就同周恩来、聂荣臻等中共领导人有过接触,对中国共产党人的了解也日渐加深。当然,从他的思想深处来说,他对共产主义和中国共产党是不认同和不支持的,曾坦言:“在我们中间,谁也不想支持共产主义。我们所希望的仅仅是容许反对党在正常情况下存在,来代替目前的一党专政。”在书评中,费正清亦强调了这一点:“蒋介石的民主不是我们所要的,毛泽东的民主也不是我们所要的”,但是,他已意识到“中国最终会选择后者,尽管我们支持前者”。

责任编辑:贾元熙
青春建功十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