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青年之声|学校共青团|团干教育管理|少先队|西部计划|海外人才联系|中特研究中心
40年,“时光机”上的春运之变

发稿时间:2018-02-11 07:00:00 来源: 解放军报 中国青年网

  2月10日,腊月二十五,春节的脚步越近,返乡的心情越迫切。

  1979年,改革开放伊始,1亿人次踏上春运归途。40年间,春运成为中国人共同的记忆:老相册里泛黄的绿皮车还未远去,带着现代化气息的银色“子弹头”已呼啸而来。40年间,中国在变,春运也在变。坐上“时光机”,让我们找寻春运之变。

  规模与速度之变

  今年,南昌铁路局客运段值班员利鸿伟迎来了他工作生涯中的最后一个春运。经历40个春运,他见证了铁路的发展变迁。

  “从最早的时速40公里的蒸汽机车,到80公里的内燃机车、120公里的电力机车,再到如今300公里的高铁动车组,速度越来越快了,距离好像越来越短了,时间越来越紧凑了。”

  利鸿伟说,以前从南昌到长沙要跑一天,第二天才能折返,感觉太慢、太远了。现在只要1个半小时,最短发车间隔5分钟一趟,一天打十几个来回都没问题。

  2018年春运,预计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29.8亿人次,与2017年基本持平。40年间,春运规模扩大了30倍。30亿,意味着相当于欧洲、美洲、非洲、大洋洲的总人口都走出家门遛了一圈。

  人员结构之变

  翻阅新中国春运历史,最早可上溯到1954年。春运真正成为需要“全社会支持”的大事,还得从改革开放之后算起。

  1979年春节期间,有1亿人次乘火车出行。随着春节民工返乡潮起,1984年,春运成为“全国性、大交通春运”,铁路、道路、水路、航空等各种方式运送的旅客都纳入春运客流,使得客流量猛增到5亿多人次。

  1994年,春运旅客发送量突破10亿人次,2006年达到20亿人次,被称为“人类史上最大规模的周期性迁徙”,其中务工流、探亲流占据主要部分。

  正如当年民工潮引发了大规模春运,如今便捷的交通也刺激了人们更多频次的出行。以往务工流、探亲流、学生流、旅游流中,今年探亲流、学生流保持稳定,务工流有所下降,旅游流强劲提升。

  国家旅游局数据中心调查显示:2018年春节假日期间,全国假日国内旅游市场将达3.85亿人次,预计实现旅游收入4760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2%和12.5%。

  国家旅游局综合司司长侯振刚表示,大众旅游时代,旅游已成为广大群众欢度春节的重要方式,今年春节旅游市场持续红火,旅游市场热度高,举家出游占主流。调查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我国居民出游意愿为83%,其中48.9%的游客选择在春节期间出行。

  售票方式之变

  今年春运,南宁铁路局集团遇到了一桩“尴尬”事。往年颇受欢迎的移动售票车今年竟“无人问津”。

  往年春运期间,售票员梁力仁和他的同事总会开着移动售票车来到人口密集的厂矿企业、校园社区为大家办理现场购票,颇受群众欢迎,一天能卖上1000多张票。而今年1月31日一整天,他们只卖了4张票。

  “一是因为售票车只有硬座席位,随着收入水平增长,很多务工人员更愿意购买硬卧和动车;二是现在大都通过网络购票了,就算是不太会用手机的务工人员,也早早让年轻的工友们用手机订票。”梁力仁说。

  近年来随着12306网站和手机APP的普及,越来越多的务工人员选择直接在网上订购车票,南宁铁路局集团春运网络购票占比率也从2013年的35%增长至今年的75%,南宁火车站则达到了85%。为了适应旅客需求,南宁火车站将售票车升级成了“取票车”,为旅客就地办理身份核验、业务问询、网购取票等服务。

  一边是火爆的12306,一边是遇冷的售票窗口,各大火车站售票厅的窗口早已不见“排队长龙”。北京西站党委书记宋建国说,很多人来售票口不是为了购票,而是为了退票或改签。

  西安站售票厅工作人员田国庆回忆起自己的售票生涯说:“最早我们发售卡片票、剪票本、盖座号,还得用糨糊把票粘好才能给旅客,那时候一天才能卖百十余张票。现在电脑一敲,还支持微信和支付宝扫码,出门连现金都不用带。”

  “12306现在日均页面浏览量达到556.7亿次,最高峰时页面浏览量达813.4亿次,1小时最高点击量近60亿次,平均每秒约165万次。处理能力达到每天1500万张。”铁科院电子所副所长朱建生说。

  (据新华社北京2月10日电)

责任编辑:王思雨
青春建功十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