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青年之声|学校共青团|团干教育管理|少先队|西部计划|海外人才联系|中特研究中心
图文:《红星照耀中国》何以80年不衰

发稿时间:2018-05-14 00:00:00 来源: 湖北日报 中国青年网

  湖北日报讯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方琳

  1936年夏天,31岁的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踏上了中国西北一块红色区域,这片被中国共产党人称作的“陕甘宁边区”,在世界各国眼中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大大的谜”。此前,还没有任何一个西方记者能够穿过国民党政府对此地实施的严密的新闻封锁。

  斯诺成为“第一个”。4个月后,他带回了密密麻麻14本笔记,连续写下了轰动一时的通讯报道,后汇编而成一本30万字的书。当时的他也许没想到,这本书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传奇,其中文版迄今80年来,长销不衰。

  诞生传奇:读者“众筹”,一个月出版

  “带着冒险的心情,我出发了。”

  4个月中,斯诺遍访中国工农红军领导人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彭德怀、徐海东、林伯渠等人和红军普通战士,寻访当地的老百姓。他的眼前呈现出全新的世界,那是中国革命青年们创造的奇迹。当他重返北平时,正是西安事变爆发前夕。“报上发表我的死讯,说是‘已遭土匪杀害’”。在北平,斯诺首先为英美报刊写了许多篇通讯报道,第一次向全世界解释了中国革命的原因和目的,对中共工农红军在西北革命根据地的战斗、生产与生活做了大量真实记录,引发强烈反响。

  1937年10月,《红星照耀中国》英文版面世。仅一个月内,伦敦戈兰茨公司就发行了五版。

  1938年,上海“复社”胡愈之等人筹划翻译出版中译本。由于缺少印刷资金,组织者只能通过读者“众筹”的办法多方筹措。有十几位读者每人捐出五十元买纸张,另有几十人通过自己的社会关系征集到读者预约金共几百元,作为印刷成本,还有一些人志愿参加义务劳动。在多人的努力下,这部由群众自己组织发行的“复社”版《红星照耀中国》(因政治因素当时定名为《西行漫记》)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出版了。斯诺应约为中译本写了一篇真挚感人的长序,深情地预祝中国抗战取得“最后胜利”。“复社”版“红星”出版后,立刻引发爆炸性反响,预先发售的购书券被抢购一空,从1938年2月到11月,短短10个月的时间内印行了四版,轰动国内甚至国外华侨集聚地。在沦陷区和国民党统治区,很多读者冒着生命危险争相传阅或者辗转传抄,有不少进步青年怀揣此书奔赴延安这个红星升起之地。

  此后,这部作品多次被禁毁,但其价值从未被泯灭。时至今日,《红星照耀中国》已被翻译成近20种语言文字,累计发行上千万册,在世界范围内广泛传播。2016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董乐山译本《红星照耀中国》,一年多来,销量已达300万册。在这本书的巨大感召下,还有许多中国人,以及外国人重走长征路,重温“西行漫记”。

  斯诺的“问题清单”,今天,你读懂了吗?

  中国共产党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他们同其他地方的共产党人或社会党人有哪些地方相像,哪些地方不同?旅游者问的是,他们是不是留着长胡子,是不是喝汤的时候发出咕嘟咕嘟的响声,是不是在皮包里夹带土制炸弹。认真思索的人想知道,他们是不是“纯正的”马克思主义者……

  共产党怎样穿衣?怎样吃饭?怎样娱乐?怎样恋爱?怎样工作?他们的婚姻法是怎样的?他们的妇女真的像国民党宣传所说的那样是被“共妻”的吗?中国的“红色工厂”是怎样的?红色剧团是怎样的?他们是怎样组织经济的?

  当年,斯诺就是带着这样长长的“问题清单”,走进了中共工农红军在西北的革命根据地。

  前不久,在北京举办的纪念《红星照耀中国》中文版出版80周年座谈会上,有专家指出,斯诺的这一系列问题,既是斯诺想问的,也是当时的人民想问的,甚至今天也有青年人还在问,只有当这些问题都被真实客观的回答之后,青年人通过自己的体验、判断得出结论,中国革命的初心也就在他们的内心真正建构起来。

  一个西方记者的采访和观察,为什么会产生经久不衰的阅读魅力?多少年过去了,为什么它非但没有在文山书海中淹没,反而越发光彩夺目?

  真实,是它的魅力来源,力量之本。

  作家曹文轩说,想看到原始真实,是人性的天性,也是人对历史、对世界应有的态度,它与真理有关,与正确的历史观有关。《红星照耀中国》在许多方面调整了我们对革命家的印象,比如对毛泽东的印象,以前总觉得他深谙中国历史,是靠线装书来治国的,其实并非如此,至少在他坚定选择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时期,在斯诺的访问中,从毛泽东亲口说出的那份长长的书单可以看出,他的世界观、他的世界性的眼光、他的最初的革命冲动,到革命理性,还因为他读了很多的西方经典著作。真实的结果使那些面容各异、神态各异、谈吐举止各异的共产党人更富有人格魅力。

  作者斯诺就在这本书中用一种“他者的眼光”,以一种客观性和纪实性,讲述当年的中国故事,带给阅读者重返现场的可能、重见真实的可能。

  它不仅属于中国,也属于全世界

  斯诺本人在中译本序文中说:“从字面上讲起来,这一本书是我写的,这是真的。可是从最实际主义的意义来讲,这些故事却是中国革命青年们所创造,所写下的。”中国革命者不可征服的那种精神,那种热情,那种力量,给他带来极大的震撼。他一生的作品,极大部分和中国问题有关。1972年,他在临终前留下了一句“我热爱中国”。

  根据遗愿,斯诺的部分骨灰葬在了北京大学未名湖畔。那是他1936年赴西北“冒险”的出发点,也是他回来后整理资料写作的地方。

  岁月淘洗,对于《红星照耀中国》,不同时代都有着新的解读。

  有人从中读到了信仰。是什么支撑着一支弱小的部队,装备落后的部队,各方条件极其差的部队,抵达了自己的目的地?是什么打动了权威的多国学者们,让他们在2000年那次著名的“影响人类100件大事”评选上,选择了“中国长征”?信仰的力量,精神的力量,是全世界的共同价值。

  有人从中读到了真理。斯诺跨越文化和意识形态的差异,将当时中国的真实情况介绍给世界,现在越来越多的外国人来到中国,用蓝色的眼睛观察和探究日益强大的中国。这是令人感怀的。不管是冷战时期,还是中美贸易战的当下,国与国的相处,最终也是人与人的相处。崇尚光明、追求进步,正是人类的共同追求。

  有人从中读到了初心。当年的初心带给革命者力量,80年过去,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责任编辑:宋晨
青春建功十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