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关小banner.jpg
   中国青年网       青少年爱国主义网      血铸中华     民族魂      网上中国革命纪念馆
首页 >> 评论研究
昆仑关战役述评

编辑:刘钊汐    2013-10-28 14:17:19    来源:民革广西区委会

  1939年11月15日,日军第21军,在司令官安藤利吉指挥下,第21旅团、第九旅团分别占领钦县龙门和防城县企沙,而后会攻防城,当日晚占领防城。17日,台湾旅团占领钦县。21日,日军逼近南宁邕江南岸城郊,24日占领南宁。12月1日,占领邕武路高峰坳。12月4日,占领邕武路险隘昆仑关。日军自此取守势,筑防御工事,确保邕钦占领区,并拟打通邕龙路,切断我国桂越国际交通线。

  国民党军委会桂林行营,以收复南宁为目的,第一步攻取昆仑关。作战部署如下:徐庭瑶(中央军的总指挥)指挥北路军(第5军、第99军、第92师)担任主攻昆仑关任务;夏威(第16集团军总指挥)指挥西路军第170师、第135师反攻高峰坳;蔡廷锴(第26集团军总指挥)指挥东路军第31军、第46军、第175师和新编第19师,分别攻击邕钦路北段(七婆坳、吴圩、唐报、那陈)和中段(大塘、小董)的日军据点。

  12月18日,我军向日军全面反攻,经过激烈战斗,反复三次争夺昆仑关口,12月30日,肃清日军在昆仑关四周高地的据点,31日,收复昆仑关。是役,击毙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长中村正雄少将,及其以下官佐士兵4000余人、活捉100余人。国军伤亡14000余人。与昆仑关激战的同时,徐庭瑶、夏威、蔡廷锴各路军,分别在邕武路、邕龙路、邕钦路对日军作战,以牵制其对昆仑关的增援,约歼日军2000余人。将上下这两组数字相加,共歼日军6000余人。国军伤亡15000余人,与上组数字相加,共伤亡29000余人,为日军伤亡数字的四倍多。

  1940年1月4日,国军第5军占领九塘后,与日军形成对峙局面,昆仑关战役结束。

  昆仑关战役,是国民革命军继台儿庄大捷后,在桂南抗战的一次重大战役,是中国人民(特别是广西各族人民)抵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为了维护民族尊严和国家独立的英勇抗战,是中华儿女宏扬爱国主义精神有重大历史意义的战役,影响十分深远。屹立在昆仑关的纪念碑,是中华民族抗战精神彪炳千古的丰碑。

  一、桂南会战中敌我的作战部署、战况

  军委会桂林行营于1939年11月中旬的作战部署:对第16集团军、第46军(军长何宣)下达作战任务,担任防城、钦县、合浦、北海一带的海岸防御,保卫南宁安全,掩护邕龙路国际交通线。当时第31军正在整补,没有作战任务。

  桂林行营曾经认为,日军如犯广西,必以海南岛为基地,以柳州为目标,派主力由广州湾(湛江)登陆,窜犯玉林、贵县,再夺柳州;至于窜犯南宁,仅以一部分兵力助攻而已。于是把桂系的主要兵力第16集团军的3个师,即第131师(中将副军长兼师长贺维珍)驻桂平与平南之间地区,第135师(师长苏祖馨中将)驻大湟江口一带,第188师(师长魏镇少将)驻平南附近这三处郁江、浔江北岸整训,在附近战略点构筑工事以狙击或迟滞日军向柳州窜犯,并争取时间调动全县的第5军及抽调第7战区、第9战区若干兵力,来抵御日军攻势,这样的布防,表明邕钦路防守兵力空虚,南宁基本上处于不设防状态。尽管政府曾征调大量民工来破路,只是做到了表面的破坏,日军可以轻易修复,或绕过破坏严重路面,再沿公路北犯南宁。

  当时军委会与桂林行营白崇禧对敌情判断是一致的,认为日军兵力不足,不会窜犯广西;白又自恃广西有“自卫、自治、自给”的三自政策和“寓兵于团(民团)、寓将于学(学生和军校)、寓征于募”的三寓政策,并认为广西地方政治组织和民团武装强固,以为敌人是不会来啃这根“硬骨头”的。

  1939年11月24日,日军占领南宁,25日,在二塘与第5军直辖第200师(师长戴安澜)第600团激战后,12月4日,进占昆仑关。第5军各师,从湖南衡山、东安、广西全县向迁江、宾阳、清水河与红水河间之邹圩、石陵圩地区待命。12月10日,第5军军长杜聿明于桂林行营的迁江指挥所,召开团长以上军事会议。指出日军进犯南宁兵力有两个半师团,即第5师团、第18师团和台湾旅团;第5师团辖第九旅团和第21旅团;这两个旅团分别辖第11、第41联队和第21、第42联队,每联队3000余人,4个联队共13000人。这些联队是日军著名的板垣征四郎的旧部,有两年多的侵华战争经历;有进攻和防守的丰富经验,是入侵桂南的主力劲旅。日军攻占南宁意图三点:

  一是切断我国西南交通线;二是威胁云、贵,扰乱西南大后方;三是威慑英、法,使其感到越南、缅甸两块殖民地利益受到损害,屈从于日军的侵略凶焰,巩固其在亚洲的霸主地位。

  1939年12月15日,国民党军委会,为了收复昆仑关、南宁,恢复通往越南的国际交通线,决定调集9个军25个师约15万兵力,与日军的三个半师团计10兵力(日军占领高峰坳、昆仑关后取守势,调第18师团回广州)进行桂南会战。

  在昆仑关前线,国军第5军军长杜聿明已知日敌第5师团(师团长今村均)司令部及第九旅团的第11和第41联队驻守南宁;第21旅团的第21和第42联队固守昆仑关、九塘、八塘至南宁的邕宾路。

  杜聿明的作战部署,采取战略上迂回、战术上包围和“关门打虎”的方针。各部队的任务如下:

  (1)荣誉第1师(副军长郑洞国兼师长)、第200师(师长戴安澜)为主攻部队,以公路为界,公路线上属第200师范围;军部重炮兵团、战车兵团、装甲兵搜索团、工兵团协助200师作战,按战况需要由军部指挥。

  (2)新编第22师为右翼迂回支队,由原地出发,越过昆仑关,抄小路进占五塘、六塘,切断南宁至昆仑关公路、桥梁,堵击日军部队北上。

  (3)第200师副师长彭璧生,指挥两个补充团为左翼迂回支队,由原地出发,经岭圩、甘棠、长安圩向八塘大迂回,进占七塘、八塘,策应正面第200师对昆仑关的攻击。

  (4)汽车兵团归兵站指挥,担任后方粮食、弹药补给及伤病员输送后方任务。

  (5)通讯联络以有、无线电为主,骑兵传送为辅。

  (6)军指挥所设在第一线部队后方,随第一线部队行动。

  (7)攻击时间为12月17日拂晓(有误,应为18日凌晨)。

  最后,杜聿明说明昆仑关战役的重大意义,胜败关系到抗战的前途,关系到第5军创军建军的前途,关系国家民族存亡的关键。指出第5军是抗日战争中建立的第一支机械化部队。要求全军将士胜利完成攻占昆仑关任务,一定要抱着“不成功必成仁”的决心,歼灭日敌,收复失地!

  12月17日拂晓,第5军重炮兵团和师的山炮兵营,集中火力轰击昆仑关及其附近日军工事。日军炮兵被我重炮兵团压制,中止射击。荣誉第一师第1团,在团长吴啸亚指挥下,先攻占700米高的仙女山,再利用夜袭占领老毛岭、万福村、441高地。第200师第598团,在团长高吉人指挥下,攻占653、600高地,该师第599团,在团长柳树人指挥下,依托战车掩护,占领昆仑关。19日下午,大批日军飞机出动掩护反攻,再次占领昆仑关。国军所占各个据点,得而复失。新编第22师作为右翼迂回支队,占领五塘、六塘;第200师作为左翼迂回支队,占领七塘、八塘,切断日军退路。敌人增援部队被国军包围,抵抗了一昼夜,死伤极多,残部攀山越岭溃逃,汽车几十辆被国军炮火烧毁。我右翼支队在六塘固守,与向六塘增援的日军台湾旅团激战。第22师长邱清泉亲率主力向日敌反击,工兵破坏桥梁,战车防御炮击毁敌坦克两辆,日军溃不成军,朝公路南侧高地逃窜,遗弃的坦克车、装甲车,多被我炮火击毁。杜聿明严令加紧在战术上围歼昆仑关之敌,命令荣誉第一师派一个加强步兵团,从右翼包围九塘。荣誉第一师师长郑洞国立即派该师第3团在团长郑庭笈指挥下,乘夜行军从右翼高地袭击九塘敌军阵地。次日下午4时左右,荣誉第一师第3团团长郑庭笈,用望远镜发现日军九塘公路边一块大草坪上,有位军官对属下集体讲话,马上命令第一营迫炮连、重机连,集中火力猛袭敌人,当场击毙第5师团第21旅团旅团长中村正雄少将,其属下官佐纷纷四散逃命。随后,我军第二次收复昆仑关。可是,不久我军遭到关口周围日军据点炮火的侧击,将士伤亡很大,关口再被夺去。

  杜聿明检查两得两失的原因,探明昆仑关两侧高地,日军暗藏有堡垒式工事,互为犄角形成交叉火网,保护关口的安全,故而我军很难在关口保住阵地,于是昆仑关第三次被敌夺去。杜聿明电话上与各师长研究,改变原来部署,重新分配具体任务,对敌人各个据点,同时发起攻击,务必逐个攻克两侧敌人的堡垒阵地。

  第5军参谋长黄翔令新编第22师为主攻部队的总预备队,留少数兵力在五塘、六塘扰敌后方;荣誉第一师第3团担负主攻。此时,日军正处于给养最困难的境地,饮水、粮食、弹药、医药缺乏,依靠飞机空运时,有的误投我军阵地。12月25日,荣誉第一师第2团,在团长汪波指挥下,再度攻克罗塘南高地,师长郑洞国于第2团指挥所向杜聿明报捷,杜即传令嘉奖第2团。郑洞国令汪波团继续向老毛岭、441高地进攻,在反复争夺中,将敌人歼灭殆尽。第2团的伤亡也很大。这给昆仑关敌以沉重的打击,可顽敌仍然固守关口阵地,敌我暂时对峙。日军炮兵在我优势重炮压制下,不敢再还击。第200师第598团由团长高吉人指挥,两次争夺同兴堡敌阵地,并将之攻克。第600团由团长刘少峰指挥,攻克600高地。上述高地的争夺战,都非常激烈,其中441高地争夺,竟达30多次,当是昆仑关战役争夺战次数之冠,是战史上罕见的。

  另一处高地争夺战是距离昆仑关北面约1000余米的界首(界守),这是日敌护关的重要阵地,我军若不摧毁这个据点,即使昆仑关被我夺回,也是不能固守,仍然会被敌人再度攻破。我争夺界首之战拟放在下文“战况述评”中加以评述,此处从略。

  二、第5军在昆仑关的斩获

  击毙日军的广东派遣军第22军第5师团第21旅团长少将中村正雄、第42联队长板田元一、第21联队长三木吉之助、副联队长生田滕一、第一大队长杵平作、第二大队长官本一、第三大队长森本宫;班长以上官佐战死达85%以上,士兵战死3000余人。士兵102人被我生擒,缴获战马79匹、山炮10门、野炮12门、战防炮10门、轻机枪102挺、重机枪80挺、步枪2000余支;其他军用品和弹药堆积如山、还拍有照片。

  三、邕钦路的战况

  1939年12月中旬,日军以南宁为核心,在攻占昆仑关和高峰坳这两个隘口后,由攻势改为守势。这时邕钦路成为其后方联络补给线。沿线自北而南,依次为亭子圩、七婆坳(七坡)、绵羊村(明阳)、唐报、那陈、大塘、小董、钦县以至龙门港各要点。日军沿线以兵站守备部队为主,构筑防御工事,另有机动部队二三千人,在兵站间巡逻。全线摆成长蛇阵形。

  第31军担负邕钦路北段,即向七婆坳、吴圩、绵羊村、唐报、那陈各据点之敌攻击。第46军(第175师及新19师),自邕钦路东侧,负责对邕钦路中段,即向大塘、小董各据点之敌攻击。

  据第16集团军第31军军部参谋处作战课少校课长覃戈鸣回忆:1940年春节前,对邕宾路、邕武路的攻势,实际上没有进展。邕钦路东、西两面对日军后方联络线的攻击,没能够攻下一个据点。

  例如第131师约一个团,以一个营进攻七婆坳制高点,另一部则迂回到七婆坳后面,一度攻上制高点,是日敌机临空助战,攻战部队即被赶下制高点。第131师另一部攻击吴圩,又因日军增援部队向我部队右翼迂回,该部害怕被敌围歼,竟败下阵来。

  这样,第31军的第131师、第188师都攻不下敌人的据点,便向邕钦路西侧转移,在山区构筑工事,与日军对峙。我军虽然派小部队夜间去破坏公路,但收效甚微。

  日军摸到我军害怕被迂回包围的弱点,便派出机动部队进行“扫荡”,对第31军军部、师部各部队的进攻,每次都由两翼迂回,展开“钳形攻势”。其实,日军的兵力有限,左右两翼迂回兵力仅一个大队,甚至不足一个大队。一次,日军自亭子圩派出不到一千人的步骑炮联合支队,经苏圩、山圩之间,向上思北方、邕龙路南方山地我军左侧背后迂回,另由大塘、小董兵站拼凑不足一千人的支队向上思东面、邕钦路西面山地那禁我军右侧背后迂回,其正面只有小部队的零星佯攻。第31军就派部队逐次抵挡,掩护军部拖延到傍晚时分,才开始撤退。恰恰在黄昏之前,军部派出周军毅为团长的部队外出游击敌后,不期然竟然游击到正在向师部进攻的日军的背后,也看到日军的预备队正在移动。周军毅向师长汇报所在位置和所看到的敌情。这本是周军毅团攻击歼敌的大好时机,军部参谋处主张趁机猛袭敌背,打其措手不及,但贺维珍师长别有“理由”,害怕师部正面阵地被突破和被包围,竟以周军毅团在敌后孤立,有被日军反噬的危险为由,遂命令周军毅团放弃攻击,绕路赶回师部护“驾”。

  这样,处于邕钦路西侧的第31军,被迫撤退上思附近,远离了邕钦路。于是,日军返身去“扫荡”邕钦路东侧的第16集团军的第46军(军长何宣),按西侧的“钳形功势”,迫使第46军第175师、第19师向灵山、横县地区撤退。

  四、战况述评

  日军发起桂南会战和昆仑关战役,是其东京大本营南进政策的组成部分,其目的是占领南宁,断绝我桂越国际交通线,同时,以海南岛海口为空军基地,攻击我西南空军基地。

  桂南会战中,日军的兵力为第22军,司令长官久诚纳一指挥近卫师团、第5师团、第18师团、台湾旅团、海军陆战队、第4舰队和航空兵团(约100余架飞机)。总兵力计10万人。

  针对日军的战略意图和作战兵力,军委会桂林行营主任白崇禧列出战斗序列,名义上包括顾祝同的第3战区、余汉谋的第七战区、薛岳的第九战区,实际上使用的兵力,是张发奎的第4战区辖下的第16集团军(夏威)和第38集团军(徐庭瑶)为主攻部队,其他第26集团军(蔡廷锴)、第35集团军(邓龙光)、第37集团军(叶肇)为辅攻部队。计有第313军、46军、66军、第2军、第5军、第6军、第99军、第36军等9个军和第131师、第135师、第188师、新编第22师、第9师、第159师、第160师、第92师、荣誉第一师、第200师、第170师、第175师、第19师、第33师、第43师、第155师……计25个师,总兵力计十五六万人,为日军的一倍。

  正因为有了倍于日军的兵力,第5军军长杜聿明才能部署战略上迂回、战术上包围和“关门打虎”的作战方针。

  对此,述评如下:

  (一)军委会和桂林行营对敌情判断有错误

  1939年9月,世界第二次大战爆发,日军将青岛之第5师团划归第21军指挥,与台湾旅团集中海南岛海口附近的三亚湾,第四舰队与加贺航空母舰亦泊海口水面,意图入侵广西,攻占南宁。桂林行营判断:日敌窜犯广西,必以海南岛为基地,以柳州为目标,自广州湾(湛江)登陆,沿玉林、贵县线,攻占柳州,至于窜犯南宁,不过以一部兵力助攻而已。于是,按此判断,指令第16集团军,即第131师、第135师、第188师、新19师设防贵县、桂平、平南一带的郁江、浔江北岸一面整训,一面构筑工事狙击、迟滞敌人窜犯柳州。如此布防,就造成邕钦路兵力薄弱,防线空虚。广西虽有动员民众支援前线抗战,征调大量民工破坏公路的措施,但破路工作不得要领,日军车辆仍然轻易绕路通过。

  (二)第5军指挥部对决战昆仑关的重大意义,有清醒的认识,并积极、坚决采取战略上迂回、战术上包围和“关门打虎”的作战方针,但战斗中也有疏漏之处

  在昆仑关多次的反复争夺战斗中,指挥右翼迂回支队包抄敌后五塘、六塘,又指挥左翼迂回支队包抄七塘、八塘,造成日军的饮水、粮食、弹药供应困难,要依靠空投,空投中有的错投到我军阵地上,从而,造成日军大量的伤亡。这是坚决执行战略上迂回、战术上包围方针取得的成果。

  作战部署疏漏之处,在昆仑关两得两失的壮烈博杀中,在检讨昆仑关得而又失时,才发现日军在昆仑关周围尚有未被发现的火力点,即昆仑关北面、东、西两侧高地的日军,依靠犄角之势,形成交叉火网,可以对我军造成杀伤力,再占昆仑关。第5军指挥部不得不改变原来的部署,对各师布置新的作战任务,要求各部负责消除昆仑关四周敌人的堡垒式(大片石垒成)的工事据点。在战斗中,敌我反复争夺博杀极其惨烈,如441高地、同兴堡、罗塘南反复争夺次数最多,据调查统计,441高地东南偏南下方就是昆仑关,这个高地的争夺竟达30多次。因此,日军的伤亡较多,而我军的伤亡更多,付出了重大的牺牲代价。当时,参与作战的部队荣誉第一师第2团,在团长汪波指挥下,12月25日,再次攻克罗塘南高地(昆仑关北面偏东),随即又占领441高地。第200师第598团,在团长高吉人指挥下,两次攻克同兴堡敌阵地。第600团,在团长刘少峰指挥下,攻克600高地。上述第2团、第598团、第600团在高地的反复冲杀中,伤亡都很大。在昆仑关北面偏东的界首高地,距离昆仑关一千多米,是攻克昆仑关最后必须要拔除的一个关键据点。军长杜聿明命令副军长郑洞国,派以郑庭笈为团长的荣誉第一师第3团,归戴安澜指挥,于12月28日晚攻击界首高地。该团士气旺盛,战斗力坚强,进攻时,虽有敌机盘旋上空,并遭受敌人的火力侧射,伤亡很大,仍然前仆后继,英勇前进,组织爆破手,以手榴弹投入敌堡的射击孔,多次失败,没有停止攻击,持续战斗至午夜12时,敌我对峙着。该团9个步兵连,有7个连长阵亡,团长郑庭笈身边司号长李均中弹阵亡。郑洞国命令郑庭笈不顾重大牺牲代价,务必攻克敌阵地。郑庭笈调整队伍,重组突击组,轮次突击前进,于29日晨,先由军部重炮兵团以强大火力猛轰界首高地,每发炮弹都命中敌人,各个突击组匍伏爬坡前进,经过3个小时极为壮烈的激战,歼灭顽敌,占领界首高地。

  昆仑关及其周围各个据点反复冲杀、争夺、进攻、退却,几番的得失,当年的将士和当地的群众都是见证人。昆仑关抗战将士血洒阵地,前仆后继的民族抗战精神、中华民族爱国主义精神万古常青,已经铭刻在广西人民、全中国人民的心坎上。

  (三)除北路军外,西路军、东路军都未能坚决贯彻战略上迂回、战术上包围和“关门打虎”的作战方针

  根据敌我战争地位,敌是侵略者,我是被侵略者,从而决定,我军处于内线作战,有后方支援的有利地位;敌军处于外线作战,无后方支援的不利地位。这从军事地理和战争的性质上分析判断,无论从客观上还是从主观上,我军都处于有利的地位。然而,在战争进程中,西、东两路军没有坚决执行最高指挥部关于战略上迂回、战术上包围和“关门打虎”的作战方针,这是非常遗憾的失着(下棋称失着为臭棋)。原第16集团军军参谋处作战课长覃戈鸣(解放战争中是华中剿总的作战处长、回广西后任第329师师长)指出:当第131师的1个团(团长周军毅)走到敌人背后,可以出其不意,对之发起突然袭击,稳操胜算,然而师长贺维珍害怕手上兵力对付不了敌人的正面进攻,更害怕日军对之迂回包围,便以周军毅在敌后孤立,有被敌反噬消灭为由,竟然命令该团迅速绕道归队保护师部的安全。覃戈鸣接着指出:因为贺维珍深谙白崇禧保存实力的意旨,损失了兵力,就是失去了争权夺利的资本,昆仑关战后不到一年,贺维珍提升为副军长兼师长。

  这就促使我军内线作战的有利条件化为乌有,而日军外线作战的不利条件转化为有利条件,破解了我军的迂回战略和包围战术。无论在邕龙路还是邕钦路,我军没有攻下日军的一个据点,就是明证,这又说明,在军事素养素质上,当时我军不如敌人。

  (四)广西学生军在昆仑关前线的支前工作体现军民合作抗战

  昆仑关战役爆发时,广西第三届学生军奉命开赴前线发动群众抗日。学生军第1团派第1大队到宾阳去开展抗日救亡群众运动。第1大队调用一部分人去建立军民合作站,第1、第3中队大部分人发动群众积极支援昆仑关战役,做了许多的支援工作,主要由黄嘉同志领导。第5军参谋长热情地接待学生军,称赞学生军热情爱国,前途无量的革命青年,希望学生军大力支持完成反攻昆仑关的任务,并给每个人发一个红色的特别通行证,大大方便了学生军的支前工作。第1大队做了许多工作:立即建立军民合作站;在树林下建立可以防备日军空袭的临时市场,沟通军民的买卖关系,解决部队的军需给养问题;组织妇女洗衣队,按当地风俗妇女只给一个男人洗衣服,不能给第二个男人洗衣服,经学生军耐心做工作,军队打鬼子是保卫家乡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不当亡国奴,为他们洗衣服是光荣的爱国行动。妇女思想做通了,于是各个村子许多农家门口,贴出了“洗衣处”的招贴,将士们伸出大拇指夸赞学生军办事快又好,洗衣服是件小事情,但鼓舞了抗日将士英勇杀敌,变成了大好事情,体现了军民合作抗战的重大意义。

  在邱清泉的新编第22师执行迂回包围五塘、六塘的战斗任务中,学生军组织了几百人的运输队输送军需品到前线,又从火线上将伤员送回后方医院,大大鼓舞了部队的士气。

  克复昆仑关的前一天(12月30日),学生军一部分男女战士,偕同鹿地亘的日人反战大同盟部分盟员,由军政治部一位科长带队,两次在离火线三四百米的地方,向日军广播,反战盟员轮流以日语向日本士兵广播,一时竟使敌我双方阵地沉静下来,安静地听大喇叭广播。几个钟头后,轮到学生军对抗日将士的广播。这种特殊形式的战地宣传方式,效果很好,令敌方军心动摇,士气低落,对己方起到壮军威,鼓舞士气的作用。

  (五)日敌在昆仑关战役中的得失

  日军在桂南会战中,占领南宁和昆仑关,其目的是阻断我国抗战后方的国际交通线,封锁中国。但在昆仑关战场较量中,经过三次反复争夺,日军终被消灭在昆仑关各处阵地上,陈尸碧野4000余人,昆仑关被我军攻克。

  就在昆仑关激战的同时,在翌年夏秋间,我军在人民大众的支援下,实行大反攻,10月28日,光复龙州,30日,光复南宁,11月30日,光复镇南关,日军全部败退越南。日军在桂南又被消灭2000余人。前后合计,被消灭6000余人。这对小日本来说,由于其战线既在中国,又在南洋群岛、南亚越南、缅甸、新加坡各国,形成十分绵长的战线,也就暴露了长战线与兵员短缺的矛盾,兵力分配捉襟见股,就成了不可弥补的重大损失。

  日军在桂南会战失败,其败兵撤入越南之后,仍然可以起到切断我国桂越国际交通线的作用,这也反衬了其发动桂南会战,是得不偿失的、多此一举的战役。姚 蓝(中共广西区委党史研究室研究员)

  • 昆仑关抗日战争纪念公园.jpg

    昆仑关抗日战争纪念公园

  • 昆仑关战役纪念馆.jpg

    昆仑关战役纪念馆

  • 中国军队在昆仑关战役中获胜.jpg

    中国军队在昆仑关战役中获胜

  • 抗日老兵回首昆仑关战役.jpg

    抗日老兵回首昆仑关战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