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共青团|青年组织|大学生村官|青春励志|西部计划|青少年爱国主义网|血铸中华|民族魂|文化艺苑|国学院|书画院|人物
谷景生将军与“一二·九”运动

发稿时间:2016-11-09 09:24:00 来源: 国防部网 中国青年网

  一二·九运动是自发的,还是党领导的?史学界长期争论不休。

  在众说纷纭的领导人中,谁是党的真正领导人?能解开这个谜团的历史当事人,终于持史作论,党史中争论了60多年的一大谜案真相大白。

  鲜为人知的传奇人物

  在一个阳光和煦的秋日,我叩开了北京一个普通四合院的红漆大门,开门者正是谷景生老人。这位年近90高龄、戎马一生的老将军,是一位未被传奇的传奇人物。他官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十五军政委,与军长秦基伟搭档,指挥了上甘岭战役,培养造就了邱少云、黄继光、孙占元等一大批功臣;回国后,毛主席要从抗美援朝的十八个军政委中选一人入主防空军工作,彭德怀举荐了他。聂荣臻抓导弹选良将,谷景生又在杨成武的推荐下,出任国防部第五研究院政委,与“导弹之父”钱学森搭档,研制第一批国防尖端武器——原子弹;“文化大革命”中谷景生被监禁8年,出狱第七天,邓小平就派他奔赴对越自卫还击战第一线,任广州军区副政委;新疆发生动乱,胡耀邦用专机急调他赴疆,出任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乌鲁木齐军区政委,稳定大局。他是一名战功卓著的将军,姓名却鲜为人知,这是为什么?

  当我要求他谈谈自己的经历时,老将军淡然一笑,拒绝了。他的秘书悄悄告诉我,人们知道谷老是一二·九运动党的重要领导人之一,还是在“四人帮”专案组迫害他时调查出来的,虽然他如今是一二·九运动中党的四名领导人中唯一的幸存者,但他只对某些严重歪曲的史实加以纠正,而对个人的历史地位与功绩却闭口不谈。他有一句口头禅:沉默是金。

  多年来,有关一二·九运动回忆文章在书刊报纸上层出不穷,有的说一二·九运动是在党的领导下发动的,有的说是进步学生发动的,还有的说是群众自发的。特别是在谁是一二·九运动党的领导人这个问题上,说法颇多,莫衷一是。怀着将事实真象寻个水落石出的决心,我查阅了大量的党史资料,翻阅了多年来有关纪念一二·九运动的署名文章,采访了几位对党史颇有研究的史学家和教授,终于澄清了历史的真象。

  历史的本来面目

  谷老向我讲述了这样的一段令人难忘的历史。

  1935年5月下旬,中共北平市委又一次遭到破坏,河北省委决定组成中共北平市工作委员会,成员有王学明、冷楚、彭涛等,谷景生任团市委书记、“左联”和“文总”党团书记,周小舟负责武装自卫会北平分会工作。

  在局势日益严重,华北危在旦夕的关头,谷景生、彭涛、周小舟根据当时国内外政治形势,提出了为团结各种抗日力量,与国民党进行合法斗争,争取抗日民主自由的主张。但这一正确主张却遭到市工委主要负责人的反对,他们认为其时不是向国民党要求民主的问题,而应组织暴动,打倒国民党,建立北方苏维埃。

  为此,谷景生、彭涛、周小舟多次向河北省委报告北平党内的意见分歧,并派周小舟直接向省委汇报。中共河北省委认真听取了他们的意见,肯定了他们的工作,批准了他们提出的政治主张,并根据形势需要,撤消了北平工委,决定组成中共北平临时市委,由谷景生任临时市委书记,彭涛任组织部长,周小舟任宣传部长,并派李常青为省委特派员,代表省委领导北平党的工作。

  北平临委成立后,立即深入到各大中学校建立各种群众团体,并组织团委、学联以及各学校的学生骨干,经过周密部署和层层发动,在1935年12月9日爆发了举世震惊的一二·九运动。一二·九学生大游行后,国民党当局非常惊讶。他们断定,这样有组织、有纲领、有策略的大游行,决不可能是学生自发的活动,一定有共产党严密的组织领导。于是国民党当局又派出大量特务,准备再次破坏北平地下党。

  北平市委人事变动,可以说是发动一二·九运动的一次决定性的组织准备。如果没有河北省委在组织上采取的果断措施,一二·九运动也许就不会出现,正像国民党当局分析的那样,一二·九运动不仅是共产党领导的,而且是几位有相当斗争经验的共产党员领导的。其中谷景生和彭涛,早年就参加了吉鸿昌领导的抗日同盟军,谷景生曾任著名的张涛团团政委,经历了多次战斗,具有丰富的作战经验。这次大学生游行,正是运用了部队游击战的某些战术,才巧妙地冲破了国民党军警的包围阻拦,取得了大游行的胜利。谷景生、彭涛、周小舟、李常青四人作为一二·九运动党的主要领导者,能够根据政治形势和阶级关系的变化,制定正确的方针政策,布置了科学灵活的游行路线,引导广大学生和群众勇敢机智地同反动势力斗争,成功的领导了这场划时代的伟大运动。它激发了全国各地各阶层人士的抗日怒潮,掀起了民族革命的巨流,其历史功绩将永志丰碑。但谷老却谦虚地说:“那时我才22岁,北平地下党的其他几位领导人年龄都不大,所以能组织这样大的学生运动,并不是个人能力有多强,关键是当时国难当头、大势所趋,还是时势造英雄啊!”

  丰碑下的沉默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在一二·九这座举世瞩目的丰碑上,多年来却一直没有他们的名字。谁是一二·九运动党的领导人,始终是一个历史谜团,困扰着史学界,也困扰着追求真理的一代后人。

  80年代初,麻星甫、柏玉江、杨树先、周鸿等一些大学教授和史学研究者冲破各种障碍,查阅了40年代若干当事人的档案,在众多的历史文献中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最后得出两个结论:一是一二·九运动不是自发的,是在党的领导下发动的一场伟大运动;二是党的具体领导人和实际工作者是谷景生、彭涛、周小舟、李常春四个人。尽管他们把这一研究成果发表在1985年第6期《党史研究》上,但没有在社会上广泛宣传,人们依然很少知道一二·九运动党的领导人是谁,更不知道四个领导人之一的谷景生依然健在,保持着沉默。

  他之所以沉默,事出有因。据了解,早在50年代末,他和彭涛就对某些与一二·九运动史实完全不符的说法交流了意见,在嗤之以鼻之余,两人相约对此保持沉默。而后的几年里,四个人都先后遭受不幸,成为政治上的“哑人”,就是说了真话,也不会有人相信。这段历史就在沉默中几乎被湮灭。

  沉默中的思考

  这段历史值得人们深深思考。建国初期,由于那时不提倡宣传个人,也没有人研究一二·九运动的具体领导人是谁。而这些年来,各处修史,人人立传,一二·九运动的领导人也就频频可见,弄得真假难辩,而真正党的领导人却被人遗忘了。对此我们经过研究发现,这里有个混淆问题,这就是把党的领导人和一般学生领袖和学生骨干相混淆了。当年,市委还在地下,通过一系列的地下联络组织活动,建立了一个比较完善的从“地下”到公开的组织系统。地下党都是通过学校联系学生,市委中只有彭涛以辅仁大学学生的身份公开活动。活动在公开场合中的人,有学联负责人,也有各学校党支部的负责人,还有相当一部分是学生骨干和进步青年。

  有些人不了解地下党的组织特点,想当然地认为率领游行队伍的人就是党的领导人。那时和今天的情况不同,经常抛头露面的党员恰恰不能是主要领导人,主要领导人一般只能在“幕后”指挥。加之单线联系,普通党员并不知道上级领导是谁,对于市委领导人,更是绝对保密,不是一般党员能够了解的。所以今天的一些回忆文章出现张冠李戴的情形,就不足为怪了。(闻贺)

 

责任编辑:刘芊芊
青春建功十三五
网上青年国学院
网上纪念馆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