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青年之声|学校共青团|团干教育管理|少先队|西部计划|海外人才联系|中特研究中心
亲历者口述“一二·九”运动:青春之歌

发稿时间:2016-11-09 09:37:00 来源: 三秦都市报 中国青年网

  70年前的北平长安街上,由6000大中学生组成的游行队伍在大街上涌动,他们打出“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旗帜,这是抗战爆发前夕,发自民众的最为响亮的呐喊。从此再到后来的“双十二”事变,由北平学生发起的抗日救亡运动,最终成为改变中华民族抗战进程的两个重要时刻。见证过这让人热血沸腾一幕的钱丹辉老人,今年已经87岁,当年与他共同参与游行并越墙逃脱国民党宪兵追捕的旧友,如今大多已经作古,但是在他眼里,那段青春岁月依然不曾褪色。

  口述者:柴书林

  身份:原上海市警备区司令员

  1935年8月,我考入国立北平大学法学院经济系,当时一年级的同学全部被安排住在三院(当时府右街李阁老胡同内)。记得系主任姓李,他教授资本主义经济,课时,他多次规劝同学埋头读书,就能挽救国家危亡。可是华北危亡,同学中除过极少数醉生梦死和国民党安插在学生中的特务外,绝大多数学生都关心国家大事,愿意以身报国,主张积极抗日。我们一年级的同学正是这一部分成员。

  那时同学们讨论最多的是如何用实际行动抗日的问题,正在这时,《八一宣言》送到我们面前,饭堂、阅览室,甚至课桌上都出现了鼓舞人心的《宣言》。“停止内战,一致对外”,为进步学生所接受,并成为同学们学习的主要课程和行动纲领。

  当年7月中日正式签订的《何梅协定》,使中国丧失了在河北及平津两市的大量主权。其后,“华北自治”更让华北局势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危机。就在这种危难时刻,“一二·九”运动爆发了。

  1935年12月9日清晨,北平大学三院的大门被先前赶到的警察、汉奸、特务严密封闭住,他们以为封住学校大门,就可以把来势汹涌的抗日救亡运动封锁住。连死都不怕的同学们越墙而出,或单个或三五成群绕道向预定地点———新华门前的候车站靠拢,因为三院位置距新华门最近,所以游行中,北大三院的同学走在队伍最前列。

  从请愿到游行,我和北大三院的同学们始终站在队伍最前列,由于警察、宪兵阻挠,队伍在行进到西单附近时受阻,随后,又在西四牌楼重新组织列队,但是无论遭遇到什么阻力,我们手上高举的巨幅标语从没有放下来。一整天时间,三院的同学没有人离开过游行队伍。

  游行结束当晚,返校同学就商定由三院政治、经济、法律、商学四班中,推选出二至三名代表组成三院学生会,以便将活动推到最高潮。因为有了组织,全院罢课得到全体同学响应和支持,不但同学自身提高了抗日救国的认识,还开始发动自己的同乡以及中学的同学参加,这些行动都为6天后进行的“一二·一六”全北平市大游行、大罢课,做了充分准备。

  我(指钱丹辉)和柴书林是在抗日军政大学的校友,经历了八年抗战和解放战争。北平解放后,有一天,我俩经过北京王府井大街翠华楼前,柴书林突然手指着电影院门前的石柱说,当年“一二·九”运动时,他就是从这里脱身的,这时我才知道,他参加过“一二·九”,而且还是其中一名学生领袖,游行时,他手里打着巨幅标语,始终走在队伍最前列。本来应该由他本人来讲述这段历史,可惜的是,在1995年,我的这位老朋友因病去世了。有关他的全部记忆,部分是我记挂着点滴的记忆,有些是来自他多年前写成的回忆录。(以上由钱丹辉转述)

责任编辑:刘芊芊
青春建功十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