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青年之声|学校共青团|团干教育管理|少先队|西部计划|海外人才联系|中特研究中心
我认的主义一定是不变了——致李锡锦、郑季清

发稿时间:2018-01-07 16:16:00 来源: 周恩来书信选集 中国青年网

  我认的主义一定是不变了——致李锡锦、郑季清〔1〕

  (一九二二年三月)

  (上略)〔2〕我的近感和趋向,我也很愿意同你们多谈谈,不过在致小、山〔3〕的信中已经说过的,我便不再提了。

  我认的主义一定是不变了,并且很坚决地要为他宣传奔走。前几天我曾做了首白话诗,词句是非常恶劣,不过颇能达我的意念,现在抄在下面给你们看看:

  生别死离

  一月前在法兰西接到武陵〔4〕来信,他抄示我们离北京时在京汉车中所作的《别的疑问》诗,当时读完后怀旧之感颇深。本月初来德,得逸家〔5〕信,因念强〔6〕死事论到生别死离;继读石久〔7〕给奈因〔8〕信,谈点似是而非的资本万能;最后又看到施山给念吾〔9〕的信,知道黄君正品〔10〕因长沙纱厂工人罢工事,遭了赵恒惕〔11〕同资本家的诱杀。一时百感交集,更念及当时的同志,遂作此篇,用表吾意所向,兼示诸友。

  壮烈的死,

  苟且的生。

  贪生怕死,

  何如重死轻生!

  生别死离,

  最是难堪事。

  别了,牵肠挂肚;

  死了,毫无轻重,

  何如做个感人的永别!

  没有耕耘,

  那来收获?

  没播革命的种子,

  却盼共产花开!

  梦想赤色的旗儿飞扬,

  却不用血来染他,

  天下那有这类便宜事?

  坐着谈,

  何如起来行!

  贪生的人,

  也悲伤别离,

  也随着死生,

  只是他们却识不透这感人的永别,

  永别的感人。

  不用希望人家了!

  生死的路,

  已放在各人前边,

  飞向光明,

  尽由着你!

  举起那黑铁的锄儿,

  开辟那未耕耘的土地;

  种子散在人间,

  血儿滴在地上。

  本是别离的,

  以后更会永别!

  生死参透了,

  努力为生,

  还要努力为死,

  便永别了又算甚么?

  你们看了我这首诗,可以想见我现时的志趣来了。不用多谈,谅能会意。

责任编辑:刘芊芊
青春建功十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