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山东省济南市有关慰安妇的报告

发稿时间:2014-11-27 10:39:00 来源: 中共济南市委党史研究室 中国青年网

  日军占领济南后,经常侵入民宅,以检查为名,侮辱妇女。日军还指使汉奸为其提供慰安妇。在日伪的“合作”下,济南的慰安所日渐增多。据战后在押日军战俘供述:到1945年3月,经由日军第五十九师团高级副官广濑三郎在新泰、泰安、临清、口镇、莱芜、济南、张店、博山、周村、德县、东阿等地,指示各大队设置的慰安所即有127所。其中济南有:“樱桃”军官用慰安所、六太(应为大,引者注)马路“星俱乐部”、纬八路慰安所、二太(应为大,引者注)马路纬九路慰安所,还在历城县、历城县西营村、章丘县(县城内、南曹范、西彩石)、长清县崮山等地设有慰安所。日军设在济南的慰安所不下数十家,纬六路在整个抗日战争时期成为有名的“花街”。被监禁强奸的中国妇女171名,朝鲜妇女373名。此外,为满足日伪军政人员和日本商人的性要求,日伪政权还恢复了妓院,如济南的济源里、大生里、共和里、恒善里、第一楼、纬八路乐户消纳区等。史料记载:“群魔乱舞的济南,有几条广阔的大街,昼夜一样繁嚣,那里有咖啡馆、妓女馆,这区域是不让中国人到的,每个门前坐十数个花枝招展的神女,专供寇兵兽欲的发泄,这种神女听说比从前增加了三、四倍。”

  济南“星俱乐部”是当地一所较有名的慰安所。主要供下士官、士兵使用。由日军直接经营,管理者广濑三郎。慰安所的房屋是日军占领济南后从中国人手中强占的一座建筑物。慰安所的粮食、烟酒、日用品都由日军供应。医疗由日军的医院负责。这里有慰安妇50多人,在日军的监禁下被迫成为其泄欲的工具。每名慰安妇一天要接客20至30人,无论心灵还是身体都遭到严重摧残,有的由于疾病缠身而悲惨地死去。根据广濑三郎的交代:“他使士兵下士官对监禁的约50名妇女进行强奸,另搞个代理管理者叫陈(或白),在星俱乐部挂着广濑三郎的大名,监禁了16岁到23岁的中国妇女并禁止他们出外,有病或接客方法不好就要挨打,每天只吃一顿或两顿,更加上济南宪兵队监视虐待,生活非常痛苦。”

  日本人本多胜一、长沼节夫在《天皇的军队——“衣”师团侵华罪行录》中,记述了当时“星俱乐部”的情况:“对于夜幕下的兵士来说,济南市最令人神往的地方是六太(应为大,引者注)马路纬六路这个地段。那里有个叫‘星俱乐部’的慰安所,当时有1OO名以上的中国女性在那里成为皇军性欲的牺牲品。穿过‘星俱乐部’的入口,是一个圆形厅堂,以厅堂为中心,呈放射形排列着三铺席(3张单人床)大小的房间。楼上也是这样。房间入口没有门,只有屏风挡着。院子里还有别的房子也是妓院。兵士们要找自己熟悉的女人,就得买下写着题目名字的木牌。价钱非常便宜,只有四五角钱,不过是一碗葱油豆腐的钱。1945年当时,兵长的月薪是四五十元。‘星俱乐部’的厅堂总是聚集很多人,各房间门口经常可以看到皇军排队等待入内的情景。”

  从本多胜一等的记载和广濑三郎的交代可以看出,济南“星俱乐部”是一所条件相当完备的日军慰安所。值得注意的是,日军是将慰安所作为军用设施看待的,慰安所实际已经成为日军军队系统的一个组成部分。

  日军实施慰安妇制度的行为,是在日本政府默许和军方组织策划下的集体犯罪,是日本军国主义战争罪恶的一部分。慰安妇的来源,多是日军以武力胁迫抢夺和各种形式诱拘拐骗而来的。

  1.欺诈宣传诱骗中国妇女充当慰安妇

  日军经常使用欺诈与诱骗的办法,由特务及日侨等出面,以招工、做饭、洗衣等名义,诱骗中国妇女,使之沦为日军的慰安妇。如济南“星俱乐部”的中国慰安妇就是从上海、苏州被“给介绍好职业”的欺骗宣传骗来的。这些善良的普通妇女堕入了魔兽布下的深渊,成为日军集体强奸的性工具。

  2.依靠汉奸组织和伪政权强征良家妇女充当慰安妇

  由汉奸组织设立的慰安所,基本上都是强征中国妇女建立的所谓“皇军慰安所”。

  日军占领济南期间,原济南澡堂业工会会长魏寿山等汉奸不仅大肆搜罗民女献媚于其日本主子,还在经二路小纬六路设立了“皇军招待所”,掳掠中国妇女供日军奸淫。

  在所谓“治安区”日军盘踞的大小据点,日军强令伪组织人员如派服劳役一样地派送“花姑娘”。战犯秋田松吉供认:自1940年2月至1941年5月四十三大队第三中队山东省章邱(应为丘,引者注)县南曹范分遣队长山根信次伍长以下15名在南曹范盘踞期间,我入该队一等兵步哨,山根伍长通过伪村公所强制带来5名中国妇女做慰安妇,我们15人对该5名中国妇女进行了一年零五个月时间的淫污。又自1941年5月至1942年6月下旬四十三大队第三中队章邱县西彩石分遣队长中野懒军曹以下15名在西彩石盘踞期间,中野懒通过伪区公所强制带来2名中国妇女送到分遣队做慰安妇,当时我在分遣队入步哨一等兵(后晋级为上等兵),我们15人对该2名中国妇女进行了一年零一个月时间的淫污。

  战犯林茂美供认:“1941年9月下旬,四十一大队四中队在山东省历城县西营住时,西营是乡村,交通不便,我以军曹的身份和中队长尾英典中尉,大辉荣准尉合谋把西营镇长叫来,强迫镇长要两名妇女,逼使镇长无奈,便把一名朝鲜妇女和一名中国妇女强迫拉来,监禁在西营村附近共一个月,命令部下15名以及自己对这两名妇女进行强奸,以后因轮流奸污过度,使该两名妇女生病,身体衰弱不堪才放回去。”

  1938年,日军一个班在济南马家庄苗圃寻要中国妇女,村中一名妇女主动将自己献出,才使村里其他妇女免受日军蹂躏。

  这些被迫沦为日军慰安妇的妇女,受到日军残酷野蛮的性虐待、性侮辱。慰安所是遭受性强暴的妇女们的阴森恐怖的地狱。日本官兵根本不把慰安妇当人看待,而是恣意践踏,百般摧残,慰安妇的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中共济南市委党史研究室提供)

责任编辑:谢菲
青春建功十三五
奋斗的青春最美丽
网上纪念馆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