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爱国主义

首页 >> 最新报道 >> 正文

再去通江——谨以此文纪念全国红军小学建设工程开展12周年

发稿时间:2019-04-16 08:44: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2007年,红军后代捐献通江红军小学暨扶贫助学基金发放仪式在四川通江举行。全国红军小学建设工程理事会供图

  有的地方你多次去过,也只不过是去过而已;有的地方你只去过一次,就注定与你的人生有缘。对于我,远在千里之外的四川通江就是这样的地方。

  第一次去四川省通江县是在2007年9月。当时我在北京电视台做一档公益节目,从网上搜到一则消息:四川通江正在筹建红军小学,全国红军小学建设工程理事会方强副理事长一行从北京前往通江,不巧赶上暴雨,多处暴发洪水,滑坡现象不断,但是他们依然冒险前行。

  红军小学是什么样的学校?为什么要建在通江?建校为什么那么急切?这一切都吸引了我,经栏目组批准后我到通江进行采访。

  到达通江,一副大型石刻标语即刻吸引了我的眼睛,“赤化全川”四个大字高高地镌刻在沙溪镇的红云岩上。据说这是中国最大的红军石刻标语,其字高5.5米,宽4.7米,笔划凹槽处可卧一人,即使在三、四十里外也能清晰看到字体,遒劲的笔力显示着傲然的气势。

  这幅大型红军标语使我展开遐想,眼前不禁梭镖闪亮,战旗猎猎。是的,这里曾是红军之乡,是川陕革命根据地首府,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二大苏区。我久久地凝视着标语,顿时对这块土地产生了深深的敬意,我甚至感到这里的每一块山石都是共和国的基石,这里的每一条河流,都是今天时代洪流的源头。

  全国红军小学建设工程理事会向革命老区孩子们捐赠图书。全国红军小学建设工程理事会供图

  我们驱车向红军小学筹建地——沙溪镇秦家院小学走去,泥土路坑洼不平,我们在车里颠来颠去,路上不时有驴车往来,路边散落着低矮的民房,田野里有赤着上身的农民劳作,一切显得那么原始。看惯了城市风景的我,视觉就像由山头一下跌到低谷。

  秦家院小学是一个村级学校,30万建校款项已经到账,正在筹备施工。20几个孩子仍挤在原来的教室上课。所谓学校只是一间西房,十几平米的面积,只有进门处有一框老式木格窗户,太阳偏西的时候,屋中才能透进阳光,屋顶还有几处透天,这样的教室冬天该有多冷?雨天又该如何上课?——这里可是有着巨大贡献的革命老区啊!怎么现在还是这样?一种欠账感扎着我的心!

  孩子们很少见到电视记者,对摄像机充满好奇,下课了一窝蜂地围过来要看究竟,脏兮兮的小脸争着凑近镜头,我说:哪个小朋友过来?我问几句话。顿时他们一溜烟儿的都跑开了。老师优选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接受采访。我预设了多种诱导方案,事实证明想的复杂了,农村的孩子也有善于表达的。女孩儿一脸稚气,梳着两个麻花辫,兴奋地说:红军后代来这里建设红军小学,我们会有漂亮的学校,非常感谢他们。我追问一句:怎么感谢呢?她眼神一愣,我当即责怪自己为难孩子了,没有想到她马上眼珠一转从容地说:“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这样的睿智让我内心一动。我采访那个男孩:“想象一下新的学校是什么样子?”男孩子不是那种活泼型,也不属于见人不敢开口的发闷型,略作思考便说:“有宽敞明亮的教室,有宽阔的操场,学校像花园一样。”啊,这正是我需要的,新的学校已经竖立在在孩子们的心中! 

  革命老区孩子们挥手道别。全国红军小学建设工程理事会供图

  为深入了解孩子们生活,我还去了一名叫何迎春的同学家里。她的家就在沙溪镇,房子在当地来说还不错,是三间红砖瓦房,只是城市里早已普及的冰箱彩电一样也没有。她的父母都是农民,父亲在外打工,母亲在家种地料理家务。何迎春10岁左右,属于典型的农村孩子,任凭我怎么启发和诱导,就是低着头一言不发。但在做家务上已经是母亲的好帮手,她娴熟地把一些菜叶剁碎,倒入锅里熬猪食,喂鸡喂猪,一刻也不停闲,使我突然想到了一句贴切的俗语: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何迎春的家离学校有五里多地,每天都是徒步上学,我们决定随她亲身体验一下。何迎春没有书包,用一个塑料袋装上书便上路了。九月的阳光还是燥热的,何迎春没有像城市里的孩子一样用伞遮阳,她的小脸黝黑,也许和每天在阳光下走来走去有关。一会儿走入一片树林,我想:这回好了,可以躲避直晒。却不想林中蚊子肆虐,我们成了它们争相享用的大餐,很快脸上、脚脖子、手腕处,所有暴露的地方被咬了许多包。只此一回就让我痛苦不堪,可小迎春却是天天要在这样的路上行走!

  “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是全国最大的红军烈士陵园,也坐落在沙溪镇,离学校大约六、七里地,次日我随孩子们到那里过队日,孩子们把亲手做的一朵朵白花挂在苍翠的松枝上,白花如雪,绽开了他们对于革命先烈的思念。

  这里安息着17000多名红军烈士,一座座墓碑形成了肃穆的碑林,这里还有一座全国最大的红军集坟,像小山一样椭圆的集坟安息着几千名红军战士。陵园的同志介绍说:通江素有“中国红军之乡”之称,在红军时期这里总人口不足23万,其中就有46000多人为革命牺牲,牺牲者占了总人口的五分之一!这是怎样的付出啊!此刻一种悲壮弥漫了我的心头,使我深深感到革命老区这几个字的沉重。

  在陵园肃立,我耳旁没有了风声,没有了鸟鸣,眼前仿佛出现了无数烈士的身影,他们带着斑斑血迹围拢过来,向我微笑、问好。突然泪水涌出我的双眼,巨大的愧疚感堵塞我的咽喉,使我说不出一个字!是的,新中国已经走过58年的历程,半个多世纪这块鲜血浸透的土地,还没有摆脱一个让人困苦的“穷”字,孩子们仍在危房里上课,这是怎样的欠账啊!

  我终于明白了,红军后代为什么要冒着山洪暴发的危险把建设红军小学的款项早日送到通江;终于明白了,筹集社会资金在革命老区建设红军小学,改善教育条件,是一项多么急需做的事业。我在这里做了一个人生重要的决定:我也要投身红军小学的公益事业,为改善革命老区的教育事业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孩子们在新校舍前绽开笑颜。全国红军小学建设工程理事会供图

  回北京后,我如愿成为红军小学建设工程办公室的一员,开始奔赴全国各省市的革命老区建设红军小学,三年后的2010年10月,我又因红军小学的缘分,以央视特聘编导的身份再次来到通江。

  2011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周年,这时红军小学建设已经在全国27个革命老区建设100所红军小学,大大改善了革命老区的教育条件,同时也成为我国著名的青少年红色教育品牌。中央电视台决定拍摄建党九十周年献礼片《红星闪闪——红军小学风采录》。当时我已是全国红军小学建设工程理事会的宣传部长,因为熟悉红军小学的情况,又因为我有电视台工作的经历,所以央视摄制组特聘我为编导。

  通江是我踏上建设红军小学公益之路的出发点,再来通江心里很是兴奋。在路上就反复想:沙溪镇秦家院建成的红军小学是什么样子?同学们都好吗? 

  车在村中刚停下,我就迫不及待地奔向小学。记忆中的小学已无处可寻,老师带我们参观了新建设的学校。学校是七间崭新的平房,五间是教室,另两间分别是图书馆和老师办公室。教室里是崭新的桌椅,面向院子的墙是一排明亮的窗户,讲台旁有立式的电风扇,学校的院子既是操场,比一个篮球场大些,操场上有篮球架和乒乓球桌。

  用城里人的眼光看,这里没有音乐教室,没有电化教育室,没有塑胶操场,显得小和土气,但是村民很知足,我采访了几位家长,他们连连说:“很好了!很好了!”老区人民就是这样的质朴!我想见见何迎春以及被我采访过的同学,可惜他们已经毕业了,是呀,三年的时光过去了,孩子们怎么可能还在这里等我呢!

  本文作者韩胜勋与红军小学的孩子们在一起。本人供图

  漫步在校园,我的心情很不平静。我该感谢这里,三年前我就是从这里出发,投入到全国红军小学建设的公益事业。三年来无论是我国西北边陲新疆,还是北部与蒙古接壤的内蒙古;无论是革命摇篮江西井冈山,还是革命圣地陕西延安,全国主要革命老区都留下了我的足迹。我们的心愿是让“蓝天下的孩子有一样的笑容”,就是不忘初心,实现当年红军战士踏上这片土地许下的诺言: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我们为你们谋幸福来了!

  教室里传来朗朗的读书声,透过窗户我看到孩子们的笑容,教室外高大的垂柳摇曳着翠绿的枝条,花坛里的鲜花开得正红,我顿生感慨,写了一首《孩子们笑吧》小诗,就让它作为本文的结尾吧:

  没有你们的笑容,天空不会有圆满的月亮,

  花开时节也会显得凄凉!

  没有你们的笑容,中国的未来不会笑,

  即使太阳升起的时刻也缺少希望之光!

  你们笑了——这个世界才公正,

  蓝天下的孩子都该是快乐的模样!

  你们笑了——这个时代的考分才及格,

  你们的笑脸是检验时代的考场!

  是的,你们的笑容更是神圣的标尺,

  ——衡量人心冷暖,衡量社会的善良!

  孩子们——春天来了,风儿正暖,雁阵远行,

  笑吧,灿烂的笑吧——那是对我们最高的奖赏!

  ……

  (作者:韩胜勋,系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理事、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北京作家协会会员。曾出版《韩老师讲故事》、《孝心少年风采录》、《韩老师朗诵诗选》等文学著作。)

责任编辑:李婧怡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